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敦煌逸事 3.李先生
作者:李玉真  发布日期:2021-09-17 13:04:04  浏览次数:343
分享到:

五年过去了。有一天从梨园走出,见到一位迎面走来的约莫30岁的男子,他那清瘦白皙的面容和高挑的身躯,尤其是他那双与众不同、就像在莫高窟先祖画的壁画上看见的供养人曹议金的眼睛,吸引了刘珍。两人四目一对,便都停住了脚步。男子向她打听一个地方,刘珍说了,也就忍不住问他是哪里人。青年说他是在肃州镇教书,是不久前从河西走廊中部的张掖来的。陌生男女面对面多说话定会被人猜疑,二人都沉默着低下头各走各的路了。可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二人都不约而同地回了头。这一回头,就在双方的心里打下了结。

刘珍发觉自己中了邪,整天想去梨园。决心守寡的她就咬牙不去,找借口雇了一个人去施肥浇水。半年以后收梨时不能不去,去了也不敢张望,可那个让自己中邪的男人就在眼前,又正巧雇来的人赶着毛驴车拉梨走远了。这一回刘珍知道了他姓李名护生,生在书香门第,熟读四书五经,立志一生教人以文,授人以德,是听了沙州古城的传说慕名而来的。刘珍心想,我早看出你不是凡俗草民嘛,也窃喜自己有眼光。李先生就帮她收梨,说你一个女子实在不易。刘珍没有拒绝,反而有亲切之感。李先生也像流来的小溪,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一边帮忙一边与她交谈。“你最喜欢我们沙州的啥传说?”“那就太多了,玉女宁愿受罚也要给沙州送祁连水;白云仙子用泪水帮助沙州人浇庄稼,又借月亮变成月牙泉……玉女、白云仙子善良助人,我又何尝不能效仿?唐代的诗人杜甫的诗句说,江山如有意,花柳更无私。”刘珍如入新境,而且听见了高山流水,谁都说金钱好挣,知音难觅,知音不就在眼前?

你问我答,也就你知我知了;人之相知,也就天涯咫尺了。乐莫乐兮新相知,可是悲莫悲兮生离别。接李先生的毛驴车来了,刘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先生远去。可她耳畔总是响着那两句诗: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

从此两人就有了你来我往,沙州的传说在两张嘴里流动,地里多了一个帮忙干农活的人,孤独的心有了些许依伴。一道金光正透过黑云射来,从此喜与悲交织着拉动日子,三百六十天晃眼就过去了。

这天早晨念完《微妙比丘尼》,叩了三个头,刘珍就开始慌乱不安。片刻,她发觉心里伸出一双手,正用力把头上的黑云推开。一双脚也不听使唤,竟然快步走向梨园。李先生正像梨树一样端端地站着,就像等待了几十个春秋。二人相望片刻都无话。还是李先生有勇气:“近日去千佛洞上寺在老喇嘛那里抄了一本敦煌曲子词,太妙了,让人过目不忘。‘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修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辰展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这首《菩萨蛮》就像是为我写的……”“是……为我……”刘珍没读过书却被沙州传说哺育成腹中有物的女子,听一遍就领会了,天生记忆好,还记住了。这是恋么?这是爱么?她心慌意乱地问自己。这时李先生把刘珍拉进梨园里,两颗滚烫的心就把两人熔化成了一个人。

之后是刘珍因为怀上了“死疙瘩”(当地人称寡妇怀的孩子为死疙瘩)无脸见人,狠心把儿子送给母亲,就到断崖下的党河边想寻短见。脚一下水,她就仿佛看见了玉女。奶奶给她讲过,党河是玉女送来的。玉女是玉皇大帝的女儿,专管祁连山的雪水。有一天玉女的白马下山吃草之后睡着了,被狗熊咬伤了屁股。白马敌不过狗熊,危急时刻,一位白发老大爷一箭射死狗熊,用草药治好了白马的伤。玉女要用珍珠玛瑙感谢白发老大爷。老大爷说我什么都不要,你把雪水放下来给乡亲们浇地吧。玉女十分为难,说祁连雪水是供天上神仙的圣水,父亲有禁令,一滴也不能给人间。白发老大爷苦苦哀求,你看看吧,百姓倍受无水之灾,你若能放水解救人间苦难,我以死报恩。玉女感动了,宁愿受罚也要放水。她立即返回祁连山,命令雪水从北山口往下流,自己骑着白马在前面带路。从此沙州这片干涸的土地有了玉女河,成为戈壁绿洲。玉女受到监禁,她给白发老大爷投梦,赶快改河名,玉皇大帝听见玉女河三个字就恼怒,怕他收河呀。白发老大爷就把玉女河改名为党河。但是百姓不忘玉女送河之恩。

刘珍望着水中盈盈波动的倩影,就不忍心让她随波逐流,变成没用的鬼魂。无论在天上还是人间,行善总是对得起百姓的,活着才能行善呀。刘珍捧起清凉的河水洗净脸颊,又咽下几口洗净心灵,然后就回到家中。她跪在婆婆面前,说明原由,请婆婆答应她与李先生结为夫妻。婆婆脸色刹白,立即跪在观音菩萨像前,急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然后拉着刘珍一起跪下连叩三个响头,又念佛经,同时按着刘珍的头久久不让抬起。

接着是李先生登门求婚,遭到婆婆的挥斥、邻里众人的叱骂。他不得已离去后,又来到梨园边等刘珍,想携她私奔。每天从日出等到月高。等了七天,才等到憔悴不堪的刘珍。刘珍哀声说:“与你相好一场我已福分到底了,今天能见到你我已三生有幸了,你走吧,回你家乡孝敬你的双亲。我不能丢下婆婆和儿子。”李先生沉痛许久,问:“你还记得敦煌曲子词《菩萨蛮》么?”刘珍答道:“记不得了。我还记得杜甫的‘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还有你的话,‘玉女、白云仙子善良助人,我又何尝不能效仿?’”李先生怔了少倾,低声说:“也好,因缘未到,不能强求,能善良助人也不枉度一生。”他从怀里掏出包着四块银圆的一张蓝花布手帕,拉起刘珍的手,放在刘珍手中,说:“你多保重!”两双眼睛相碰后又弹开去,真是相见容易别时难啊!李先生还是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刘珍靠在一棵梨树上,看萧萧瑟瑟的飘飞着不愿落地的枯叶,只觉人世太凄凉太凄凉。她想起婆婆叫她念的《贤愚经》里的《微妙比丘尼》,忽地惊问自己,我是不是前世做了孽呀?为啥与张哥相爱他却早去,与李先生相好又棒打鸳鸯?刘珍绝望地沿着党河向上走,不知走了多久,天倏忽间阴暗迷朦,她觉时辰到了,就从崖上跳下去。苍天有眼,她不该去,她落在了半截伸出的石崖台上。还正巧有过路人,她很快被救起。

真爱结的果未熟先落了,她昏迷几日苏醒过来,正为没留下李先生的苗而痛心,见母亲正坐在她的身边。她得知婆婆合掌念佛坐化而去;因儿子是张家的独苗,按婆婆的遗嘱,已被张哥的堂兄一家接走,痛哭不止。

恍若一场恶梦,她连连说对不起婆婆舍不下儿子。母亲劝道:“我曾带你去千佛洞看过《贤愚经》里的经变图,虔赭尼婆梨国王为求引导众生获取智慧之法,同意劳度差在身上剜一千个洞点一千盏灯。他的诚意感动了九天宫殿的神仙,伤痕愈合,得到了劳度差赠与的妙法。就是‘常者皆尽,高者必堕,合者有离,生者皆死’。明白了其中之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刘珍豁然开朗,又想起李先生那番行善的话,就回到白马塔,与母亲相依为命,继续做善事。同村有个独守祖房的吴荣,住在刘珍家大院墙附近,是养骆驼的骆驼娃,因家徒四壁,又老实巴交没有言语,30出头了尚未娶亲。母亲说,珍儿,你小时在大院墙上丢果,这个骆驼娃小时受过你的善施,知你人善,这就够了。由母亲做主,刘珍与吴荣结为连理。新的生活勉强地开始了,但是带着昔日的阴影。结婚不久,西北地质大队从河西走廊南边过来,要去山那边找石油,在肃北县和敦煌雇人、雇骆驼,吴荣就参加第一支搞勘探的驼运队去无人敢去的山那边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