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王大姑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1-09-29 06:20:02  浏览次数:224
分享到:

山东峄县西南部与江苏丰县、沛县接壤。台儿庄位于之间交通要塞位置。有一王姓大家族,祖祖辈辈在此居住。家中宅院鳞次栉比,规模庞大。

 宅院有一对老夫妇,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王懋修,是朝廷廪膳生员。他常出远门教书,赚得微薄银两为参加科举考试作准备。女儿名唤王大姑,生得艳丽貌美,楚楚动人,而且性情敏慧。她年少时喜欢读“烈女传”一类书籍。每当读到感人之处,总是掩卷哭泣。

 王大姑许配了一位书生。这个书生患有痨病,结婚才半年病情急剧恶化。大姑曾三次割下自己臂上的肉,为丈夫煎汤滋补,但并没挽救他的性命。大姑本来想殉夫一死,但又怕此举令父母伤心。大姑婆家贫穷,而且又无兄弟姊妹依靠,哥哥王懋修只好将她接回家,对她说:“我终日在外奔波,不能在家尽孝。将你接回到家,有劳在家代兄辛苦为二老尽孝。”大姑听哥哥这么说,就答应:“行!”此后,王大姑侍奉父母,早晚请安,问寒问暖,又将自己一身素装打扮,操持家务,尽孝悌之心。族人远近乡亲对她无不称赞。

这年夏天,听说捻军要来,百姓人心恐慌。一时风声鹤唳,鬼车夜号,谈捻色变。

 大姑父亲为王氏族长,他不忍心本族男女老少遭受蹂躏,就动员大家暂离家园,外出躲避。于是家家户户都匆忙收拾行李物资,准备外出。大姑见状有些忧虑,就对族人们说:“仓猝出奔,全仗牛车载行,如果车上只坐人,或许行走会快速。要是连人带物一起载行就慢了,捻军追上抢东西肯定会伤人。即便不遇上捻军也会被小偷盯上。倒不如各家在地上挖洞把财物埋起来,载人而行。这样才能有望脱离危险,到达安全地带。”大家觉得她出的主意有道理,就按照这个办法做了。然后,全族男女老少该坐车的就乘车,能走路的就步行,一起出发了。

全家族百余人才走出村庄十来里,突然在路上遇上了捻军。他们从车到人搜了个遍,也没得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从面相和装束上来看,发现这些人又不是一般的贫民百姓。于是就凶狠地吼道:“你们这帮狡猾的家伙!值钱的东西都藏到哪儿去了!不主动交出来!全杀了你们!”全族人听了,恐惧得发抖,面如死灰,只是跪在地上磕头,乞求饶命,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此时,大姑面带微笑跳下车,整理好自己衣襟,从容走到捻军头目跟前说:“请大王息怒!这些人都是些村夫,不会讲话。我就是这个家族里主管钥匙的人。这么大的家族黄金白银能会没有吗?肯定是藏起来了呗!”她指着远处说:“那边大树葱茏,房屋隐蔽的地方,就是藏东西的地方。如果跟随我到那去,我会一一为你们指明地点。十万黄金不就随便到手了吗?您要是把我们全杀了,还是一无所获,对大王您也没什么好处啊?”

捻军头目听了大姑一番话很是高兴,又非常欣赏她聪明漂亮,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就放过了全族男女老少,率兵跟随大姑去藏东西的地方。临走前,王大姑机警回头以眼神示意人们赶紧逃脱。在她的周旋掩护下,家族男女老少幸免于难。

大姑领着捻军大约走了一里路左右,到了一个大村庄。她谎称自己的家就在这里。此时村子百姓全跑光了,里外寂静虚空。大姑领着捻军来到一所宅院前说:“这就是我家!”头目见院门拴着,就用刀将里面门栓拨开,其他人蜂蛹而入。

大姑请这些捻军坐在客厅,她拾起地下一个蒲葵扇一边扇着一边对头目说:“大王,你们长途跋涉,连马都跑累了,现在肯定是又饿又渴。暂且在此稍微休息一下纳会儿凉,等我到里面煮点茶,略尽东道主之谊。然后准备畚箕铁锹,先开始挖掘我家,再挖掘其他家。”捻军头目觉得她说的在理,笑着点头同意了。心里说你不就是一个孤身柔弱女子呗,瓮鳖锅鱼,还有本事外逃吗?于是毫无戒备地让她去备茶。

捻军们在客厅休息等候,有的人借机脱光衣服,裸露身子胡晃乱舞;有的放肆嚎叫狂歌,一时间皆忘乎所以。可时间一长,太阳都要落山了,他们见煮茶的人还不出来。头目就派人到后屋去查看,那人刚进去就吓得大喊着奔了出来。头目和其他人进去一看,都大吃一惊。原来大姑吊在屋梁上自尽了。头目赶紧让人上去看看,一摸她的身子,早已冰凉僵硬了。

头目见此状大怒!心想闹了半天,原来你是把我们故意骗到这来,好让那些人趁机逃走的啊!我今天岂能让你死的清白!他把手一挥,让人将大姑从梁上解下说是要剥光她的衣裤。那些捻军早已就对大姑生前的容貌垂涎欲滴了,此时听头目这般一说,立即急不可耐的蜂拥而上将大姑从梁上解下,才待要脱去她衣裤时,靠近的一个士兵突然大声惨叫仰面倒地。他脑后像是被铁锥戳击,不一会就没命了。这时头目和其他士兵见了大为惊恐,吓得四处张望,唯恐受到他人伏击。可是在屋子周边到处搜索,却毫无伏兵迹象。此时头目心里才明白:贞烈不可玷污!这是上天神明在庇护该女子,岂敢冒犯?于是他赶紧和其他士兵在大姑尸体旁围成一圈,跪地叩拜,然后仓惶离去。

大姑哥哥懋修正值学馆休假回家,途中听说台儿庄有个姓王的女子舍身保全家族之事。他听后大哭,说道:“这一定是我妹妹了!”等赶到家族避难处,见家人已经把妹妹的的尸体抬了回来。亲人和众人都围在身边哭泣。懋修悲伤地向人们打听,才得知事件全部始末。他用头靠在妹妹的大腿上痛哭起来,说:“可苦了俺妹子了!……”他哭了一阵,立即一下跳了起来,大笑说道:“我有一个好妹子!她舍弃自己一条命,不仅保全了家里二老性命,而且还成全了全家族的命运。如今男的都免不了遭殃,何况是女的?难怪当年听她读《烈女传》,泪随声堕,这是她生就的秉性。守节又尽孝;刚烈又聪明!除了我妹子,又有谁能这么齐全呢?唉!……”


下一篇:龙梭三娘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