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生命的哲学
作者:潘学峰  发布日期:2021-10-05 23:26:46  浏览次数:198
分享到:

请看这张图,它试图告诉人们一个事实,著名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和同样著名的拉马克的“获得性适应”理论所隐含的生命本质,包括遗传学的“基因型决定表现型”,以及在分子遗传学(可以算进“分子生物学”的部分内容)水平的“中心法则”(这是DNA双螺旋的提出者Crick提出的)是生物适应环境的机制基础。

显然,无论是达尔文的理论还是拉马克的理论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即环境改变和基因变异之间的“因果关系”。达尔文主义者主张“基因”的变化是不依赖“变化着的环境”而变化的(现在看这确实是不对的),环境改变只是作为已存在的基因变化的“筛子”(瓶颈),过了“筛子”的生物就适应了环境,慢慢地就因“基因存储的改变”形成了新的物种;而拉马克的理论试图说“遗传力”是由环境变化而逐渐“训化”而成的,这种基于环境条件变化的推动力透过遗传促使了新物种的形成。

   我们在1958年前后,遗传学受到了极端“干扰”,苏联的一些人使得我们的一些人不信“基因”(代表人物是河北大学农科毕业生祖德明院士)而有些人不信“环境作用”(基因与环境互作)(代表人物是复旦大学的谈家桢院士)。当然这些都不是我们的原创。今天看来,这种争论浪费了我们很多人的宝贵生命时光。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现在看来达尔文主义和拉马克主义都是对的!特别是“基因的适应突变”分子机制的发现,据我的了解至少在细菌、酵母和真核动物中普遍存在着一种“Untargeted” DNA聚合酶(我不大了解植物是否也有这类酶,估计会有),这种DNA聚合酶就是响应环境压力而去改变有关基因的。

  在我做的这张《生命的哲学》的图中,我清楚地告诉大家“物种形成”也存在中间派;同时也告诉大家我们争来争去其实并不知道“我们来自哪里?”(希腊神庙的文字),也不知道“What is life?"。

我顺便小声地提醒大家想想一种可能,世界上第一个生命分子的形成,第一个细胞生命的形成...这都算是《生命的哲学》!1633433181054000189.jpg当我们尚没有完全弄懂这个世界之前,不易贸然说它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我们能做的首先是弄懂它

Before we fully understand this world, it should not say whether it is materialistic or idealistic! The first thing we should do is to understand it.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