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1 捉虫老公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10-24 09:05:23  浏览次数:192
分享到:

“老姜,快来,快快——这儿有个大肉虫!” 莎妮歇斯底里喊破了嗓子。

“什么?”老姜故意提高声音,“我在花园里,听不清。”

“浴室里有个大肉虫,快来弄走。”她声音颤抖。

“拿吸尘器吸走不就完了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光着身子啦,洗到半截儿看见的,快点儿——”那是近乎绝望颤抖的乞求。

“哦,来了。”老姜慢吞吞放下修枝剪刀,摘下布手套,磨磨蹭蹭跺到一楼走廊尽头的浴室门口。

浴室地上果然趴着一只肥硕的蜗牛。蜗牛在地砖上,灵活地摆动着触角,探索前行,身后留下一道湿痕,一点都不可怕,甚至是憨状可掬。假使真的误打误撞碰到莎妮的脚,它一定会识趣地绕开,根本没有胆量挑战她的地盘和权威。

去年夏天雨水大,受滋养的蜗牛养得肥肥壮壮,会从下水道或门缝钻进来,不经意间吓得她花容失色。这时候,老姜就会派上用场。他会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捏起蜗牛或者其他什么生物:比如蜘蛛,蟑螂,千足虫……走出屋外,远远地扔到灌木丛里,由着它自生自灭。

“就能干这么点活儿,还拖拖拉拉,要你有什么用?”莎妮脸上由于紧张惊恐而引发的潮红还未消退,一边用浴巾使劲擦拭小腹一圈圈的赘肉,一边不耐烦地嚷嚷,“出去出去,还讲不讲点个人隐私?”

谁知道你大早起的,添了洗澡的毛病?老姜心里骂着。

“人家鬼佬都是早上洗,”莎妮看穿了他的心思,“两个人在一个被窝里睡觉,一宿的屎尿屁,早上洗洗干净才能一天神清气爽。谁像你这么脏?小时候一个月才洗一次澡吧?自诩生活在大城市,哼,还不如我们这些小地方来的讲卫生。前院车道的雪扫了没有?冰箱里牛奶、鸡蛋、培根都不多了,咖啡豆也不多了,掂量着买一点。别买太多!今天只有一个预定。二楼朝后花园拐角的那两间房,先把空调打开,一会儿预约的客人就要到了。现在疫情减缓,说不定还有walk-in的客人。你看看那摞账单,再不接客咱们就得破产。瞧瞧你没精打采的样子!——干嘛?说到你痛处不爱听了……” 莎妮打开话匣子,絮絮叨叨,像极了负屈含冤的祥林嫂。

“要不是你脑袋让驴踢了,死乞白赖非得当老板,贷款买下这间汽车旅馆,365天把人拴得死死的,又碰上百年不遇的疫情,咱们能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老姜语气平缓,却透着一股子倔强的威严和杀气。

这句杀手锏,立时熄灭了莎妮嘴炮的热情。她默默穿上肥大的oodie,回复正常人的状态。这正常可能持续一段时间,直到下一次发作。

 

近些年,老姜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老婆。如今这个女人叫莎妮,不再是那个见人就笑讨喜的刘春玲;如今的莎妮颐指气使,在自己面前指点江山,不再是一脸茫然不停向自己讨主意的乖乖女;如今她的家乡是悉尼,不再是那个她羞于启齿默默无闻的小城;如今的莎妮膀阔腰圆,告别了一步三摇的水蛇腰。

老姜对这些改变颇有微词,可又无能为力。

人家春玲和自己第一次的时候,也是不折不扣的黄花闺女。那时,她刚进公司,肯干,听话,又喜兴,出来进去扭着小蛮腰,经理哈喇子流出三尺长。都是干销售的,知道个中苦衷,难免惺惺相惜。一次酒后无德,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只是,硬生生把正牌女友撂到旱地儿,当时没觉得有多么的伤天害理。现在,也许年纪大了,会时不时想起她,越想越觉得犯了一个弥天大错。郭虹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自打和刘春玲结婚,移民澳洲,定居悉尼,两口子还经常为各自出身的城市——大城市小城市斗嘴。争吵的内容,没有随着时间和生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年轻时,是真吵,无底线的诋毁;现在,是无聊,更像唠嗑,不动真气。中国有两千多个小城市,生在小城市不是错,生在大城市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大城市的孩子,享受更多的资源和发展机会,是不争的事实。拿悉尼来说,以CBD为中心,分东南西北,住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有数量和质量不等的学校、医院、公园、交通、环境卫生和商业中心。悉尼排名前一百的学校,绝大部分都是东区和北区的私校。听明白了吗?但人家说自己是文明社会。什么是文明社会?我比你有钱,享受更多更好的资源,但我能忍住,悄没声的不说,同时还在你耳边吹风,信誓旦旦地告诉你:人皆生而平等。

老姜信了,刘春玲没信。骗鬼呢?自己的老家和老姜的城市就有城乡差别,澳洲其他的小城市和悉尼也必然存在城乡差别,悉尼的其他地区和东区北区难道没有差别?别跟我争,你去坐一趟火车,东南西北逛一圈,看看是什么车型,车上坐着什么样的人,他们的穿着打扮,再上网看看这些地区的房价和人均收入,数字不骗人。刘春玲认准了要“到有鱼的地方去钓鱼”。买自住房、投资房、开生意,都围绕着东区和北区。老姜拧不过,将信将疑地跟着。

悉尼这鬼地方邪门儿,阴盛阳衰。老姜和几个哥们,出国前谁不是少年得志?扑腾了二十年,结果各个混得灰头土脸。女人们却越来越光鲜。谁都有绽放的时刻,只要在合适的时候有合适的土壤。刘春玲就是代表,要绽放给你看。几次出手买房和买卖生意,稳、准、狠。随着资产的增值,老姜不得不对她俯首帖耳。两人经历了无数次的较量,历史最终选择了她,也确定了老姜在家中的地位:只能捉虫,不堪大用。在铁的事实面前,老姜酒后依然仗着胆子说:小地方来的,懒得和你吵。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待续) 


上一篇:改建风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