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1 捉虫老公(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10-31 20:03:05  浏览次数:169
分享到:

六月初的卡图(Katoomba),迎来了25年来最冷的一天,飘落了今冬第一场雪。悉尼的雪,由于稀少而变得金贵,谁也不能保证它每个冬天都会准时到来。世人印象中,悉尼四季如春,像春城昆明,冬天应该是不下雪的。谁承想,世界早已乱了套,没了规矩,更不成方圆,北半球可以六月飞雪,南半球的悉尼怎么就不能冬天下雪?

雪花浓密,肆意飘落在公路上,汽车碾轧,形成一道道深深的车辙;落在草地、灌木丛和树冠上,为幽幽绿色披上银白色的西装;落在老姜的眼睑上,模糊了视线,遮挡住昏暗的晨光。

老姜站在汽车旅馆的大门口,穿着国内带过来第一次上身的灰色防寒服,背着手,欣赏街上走过的对对情侣。他们都是从悉尼赶来的,有的戴着口罩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擦肩而过的行人,有的鼻子和嘴全然暴露在天然的刺骨的寒风中,手牵着手,不顾生死地忘情地亲吻,一副欣喜陶醉的模样。

老姜的视线渐渐模糊,回忆起二十多年前家乡的那场雪……

“今年过年正式去我家吧,我妈要见你,”从暖风扑面的楼道出来,见漫天飞雪,郭虹打了个寒战,竖起大衣领,把毛线帽使劲往下拉着,“毕业三年了,她想听听咱们——下一步的计划。”

“你不早说?因为我得了年度销售冠军,公司过年奖励我跟着高层到三亚度假,费用全包。这是我和高层建立关系的最佳机会,我不想错过。”小姜使劲跺着脚,伸手搂住郭虹的肩膀。

“你看着办!你爸妈我可都见过了。”她一甩肩膀,挣脱了他的安慰。

“这有什么好着急的,”小姜正要解释,一个身穿猩红防寒服的女孩不顾一切直愣愣地跑到面前:

“小姜,打你手机你不接,只能在楼下等你——好半天,你看我的手,要冻坏了,”她边说边撸下红毛线手套,把冻得红萝卜样的双手在他面颊揉搓着,“有个消息要告诉你。”她对他身边的女孩视若无睹,伸手掏出一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怎么来了?应该提前打电话,”小姜瞥一眼郭虹,露出一丝慌乱,“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再指着刘春玲,“这是我同事。”继而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脸更加蜡黄。风劲吹,雪漫天的下,替他遮掩着尴尬的声音和颤抖的手。

“同事?同事在一块儿都干这个?”郭虹同样看到了纸上的内容,嘴唇哆嗦着,眼神凄惨凌厉。

“冻死我了,咱们进去吧,有话可以慢慢说。”刘春玲故意摆出碾压对手的姿态,扭动着水蛇腰,踱进楼栋口,同时回过头,冲着手足无措的小姜嫣然一笑:“快进来呀……”

郭虹非常了解自己的男友。从大学开始,断断续续交往五年,他的优缺点都很突出。大城市的男孩子,大爷的做派,不爱斤斤计较,缺少缜密心机;见了漂亮的女孩子,搁到心里当女神供着,面对面了却满不在乎的敬而远之;碰到主动热情死缠烂打的,即便不那么喜欢,多半心慈面软,将就了算。

她一路小跑,险些滑倒,跑到不远处的一个电话亭,极力克制颤抖的声音,打电话给小姜要求解释。

你刚才还和我亲热,怎么能同时和别的女孩子那样呢?

小姜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明摆着有水蛇腰陪伴在侧,不敢表现出和女同事一刀两断的决心。郭虹伤心欲绝,毅然踏雪而去。

打蛇打七寸,刘春玲深谙此理。一个小城市考到大城市上学的女孩子,没有靠山寸步难行。拿下心慈面软的小姜,等于拿下城市户口,拿下未来心仪的工作,拿下婚房,拿下今后几十年的衣食无忧。此等诱惑面前,羞涩的脸面和对另一个无辜女孩的愧疚都不值一提。

近几年刘春玲也时不时拿郭虹磕牙:幸亏当初你娶了我。人家嫁老外了吧,你还内疚,小样儿,自作多情,省省吧你。也就是我,这么多年陪着你,苦熬苦挣。男人要懂得惜福,珍惜枕边人。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酒后共枕也是共枕呀!

刘春玲的语录像留声机,每天都要播放几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姜想想有理,老婆自然分娩时呲牙咧嘴痛不欲生的惨状又不时浮现脑海,她于我们老姜家是有功的,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于是慢慢把对郭虹思念的心放下了。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