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浅说坐标与方向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1-11-01 11:12:27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坐标,一个数学概念,是确定天球上某一点的位置,便于建立球面的坐标系。方向,则是指东西南北的四个方位。

坐标与方向组合在一起,就是在某一个点上,观测者与天体连线方向的单位矢量。演绎开来,上升一个高度,坐标是基点,方向代表人生的理想和追求。

社会生活中,坐标与方向是无所不在的。

经常,大街上或小区的某一个角落里,会看到一个人,手机贴在耳朵上,扯着嗓子,唾沫四溅地告诉另一个人:“就是这里呀!怎么不明白呢?你应该知道的,就是这里嘛!”一只手使劲地抓着手机,几乎要摁到耳朵里去了。另一只手上下左右地横舞着,仿佛乐队的指挥,大有指点江山的味道。

可惜,他说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对方依旧不明白,一个劲地问:“是哪里?是哪里?”

“哎哟,真是太笨了,不就是这里吗!我就站在这里给你打电话,你看不出来吗,我还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言辞很激烈,也很诚恳。可惜了,对方……

从他身边走过的人,有人紧张得傻看,有人抿着嘴笑,有人摇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愿说出来,如同看一幕单口相声似的,很是好笑、热闹。

原来,打电话的人是在邀约对方。电话里只是一味地强调“这里”,就是不说“这里”的具体地点和对方要寻找的方向。

实际上,在打电话人的潜意识里,“这里”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认为对方也应该熟悉。对方老是问“在哪里?”说明对方老糊涂了,该知道的“这里”却不知道,是否老年痴呆了!

无疑,他犯了“坐标”与“方向”性的错误。把自己的“这里”,强加给对“这里”很陌生的人。不言而喻,他就是叫破了嗓子,对方也无法明白,只能是个“笨人”。

自古以来,中国人对北斗星很是看重,奉为神明。所谓的北斗星,是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星组成的一个星系。古人把它们联系起来,想象成为舀酒的斗形。北斗七星在不同的季节和夜晚不同的时间,出现于天空不同的方位。有趣的是,古人根据初昏时斗柄所指的方向来确定季节: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由此可见,北斗七星,就是一个坐标,是天空、地球上季节与方向的指针,为人类的生产生活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进入新世纪,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北斗星的功能愈加强大,已经应用到了很多方面。其中,导航地图的诞生,不仅实现了古人纵横五洲四海的梦想,更是造福华夏,贡献给全世界的一项伟大的事业。

年少时我生活在乡村,一年中最大的期待就是在正月里,可以“走外婆”家。外婆是被裹过又放掉的“大小脚”,走起路来一歪一歪的,像个企鹅。但是,为了接送我们兄妹,也是不厌其烦地来回跑着。

外婆家在我家的南面,直线距离有30多华里,还被两座小山,几道河流,一个大水库阻隔着。外婆不止一次地跟我们说:“从你们家到我家,由北往南,要经过烧脉岗、红土山、谢高塘水库,再翻过黑松岗,看到那棵大榆树,就到了”。

山山水水,沃野田畴,却没有真正的路可以走,就如同鲁迅先生说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每次走,都是看着方向,踏着被别人踩过几次,似乎像路地“路”走去。

烧脉岗是一个镇子,红土山是座山。镇子不大,山也很小,倒很有名。明朝初年,刘伯温为了保住朱皇帝这真龙不被侵犯,到处斩杀“假龙”。一天,巡视到红土山地界,发现有龙横卧,大有跃起之势,遂抽出腰间宝剑,劈头盖头地斩去。一股殷红的鲜血,带着丝丝热气喷涌而出,瞬息之间,山上的土被染红了。土山之外的小岗上,烈焰蒸腾,一片火海。从此,山为红土山,岗为烧脉岗。

这是民间传说,带有一定的迷信色彩。外婆不识字,没有文化,不知道历史上都发生了什么,却晓得朱元璋、刘伯温的许多故事。当然,这些都不是外婆关注的。外婆只是一再地叮嘱我们说:“没有路不打紧,找到烧脉岗,看到红土山,往谢高塘、黑松岗的方向跑就好了”。

后来,我们自己走,牢牢地记着这几个地方,就如同数着连藤葫芦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前捋。外婆离开我们很多年了,她的话言犹在耳,那几个地方就是我心中的坐标与方向,一直在记忆之中。

无独有偶,美国的纽约有一尊自由女神像,无论是美国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只要游船到达东海岸,看到女神高高举起的火炬,就会欢呼雀跃,便知道到达美国了。抛开政治与国别,自由水神像就是东西方的一个坐标与方向。

地球上,自从有了人类,其生活就在不断地发展着。而迁徙、流动,便是一个极其平常又不可或缺的事情。从南到北,自东向西,攀登高山,跨越河流,要找到心目中向往的地方,就必须有坐标与方向。

而今,世界已进入高科技时代,国防、经济、通信等诸多领域,若无定位无导航,将是黑暗的,也是没有生命力的。

人生呢?心中无理想,没有追求,就等于在茫茫大海中航行,找不到坐标,只能像无头苍蝇似的瞎撞。同样的道理,知道“这里”的具体位置,有了准确的方向,就会不费吹灰之力,不用扯着嗓子大叫“这里”,也能毫无偏差地到达“这里”。                   

2021年10月10日写合肥巢湖之滨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