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1 捉虫老公(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11-04 10:02:27  浏览次数:131
分享到:

“老姜,咱妈打电话,儿子又不听话了,”莎妮从接待室探出湿漉漉的头来,一脸焦急,“叫咱们赶快回去一趟。”

“昨天出来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把奥利弗的药准备好了吗?”

“我妈说他昨晚不肯吃药,刚才带他出去散步,他又不听话,赖在公园死活不回家。”

“得空你去买东西吧,我直接回家。”老姜撇下眼前难得一见的雪景,跑去发动汽车。

奥利弗是他们的独子,更是莎妮的心头肉。老天待她不薄,同时又留下点无可奈何的缺憾。刚到澳洲不久,生下儿子。两人忙着没黑没白的打工挣钱,孩子总是早上7点钟第一个送到幼儿园,晚上6点钟最后一个接走。老姜常感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看,咱儿子不粘人,坐在犄角旮旯,摆弄自己的几辆玩具车,鼓捣一个晚上,多懂事的孩子!三岁了,奥利弗不说话。老姜宽慰媳妇:贵人语迟。儿子大器晚成,我就开口说话晚,再等等。莎妮等不及,带儿子去看专家,拿到自闭症诊断证明。她为此抑郁了好几年,无论如何想不通,我刘春玲处处要强,事事占先,我的儿子怎么能是自闭症?

老姜心里明白,自古道: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天下哪有便宜占尽的人和事。要不然,咱们再生一个?反正澳洲没有计划生育。钱乃身外物,健康快乐的孩子才是真正的财富。刘春玲的决定出人意料,不生了,好好照顾奥利弗,还得多挣钱,即便将来我们都不在了,也要保证儿子受到最好的照顾,平平安安过一生。到南天寺拜佛,刘春玲在阿弥陀如来的塑像前“嘣嘣”磕响头。

老姜的马自达刚要启动,一辆宝马四驱,车顶绑着滑雪板和自行车,缓缓拐进院门,预定住宿的客人到了。马达一响,黄金万两。阿弥陀佛!财神爷总算是回来了。老姜戴上口罩,想下车帮忙卸行李,小店生意靠的是口碑和回头客。

车上下来三个人,都戴着口罩。司机是鬼佬,一个男孩子,还有一个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的女人。距离远,他们说话听不清,只觉得有什么很熟悉:声音?气味?眼神?……

“你还不走?磨蹭什么?”莎妮调门儿涨了八度。

老姜不敢耽搁,车胎费力地摩擦着积雪,屁股吐出白烟,战战兢兢拐出汽车旅馆的大门。

悉尼人不习惯雪地驾驶,车与车之间保持安全距离,慢吞吞地蠕动。那一家三口的模样,时不时在老姜眼前晃动,挥之不去,搅得他心烦意乱。一定是太久没有预定的客人,财神爷冷不丁上门,一时间没回过神儿来,烧包呗!那个裹得像粽子的女人,似曾相识……

 

莎妮隔着两米距离,给客人做了简单的登记。 “我老婆孩子就不用了吧!疫情期间,大家尽量少接触。”莎妮点了点头,只登记了男人的名字。只要有人付房租,我才不关心谁住店。看着他们上楼,莎妮挂出一小时后回来的牌子,开车直奔超市。

因为下雪,当地人家家户户忙着往壁炉添柴烤火,享受难得的静谧的温暖,Aldi静悄悄。几个雇员趁着没客人的空挡,进进出出手脚不停地理货,有客人要结账,他们再一路小跑到银台帮客人结账,没有丝毫空闲。黑心的资本家,把员工当机器,榨干他们身上每一滴血,还是自己做老板舒服。莎妮迈着从容不迫的脚步,看看自己的妆扮,想想个人的境遇,不自觉轻飘飘起来。


院子里宝马四驱不在,一家人应该去滑雪了。莎妮提着两大袋食品,吭哧吭哧走进小餐厅。窗前一个女人消瘦的背影,在昏暗的光影里,在窗外飘雪的陪衬下,更显孤寂。

“对不起,您是刚来的客人吧,让您久等。我去超市买牛奶咖啡了,马上就好。”莎妮边陪笑边手脚麻利地往咖啡机里倒咖啡豆和牛奶。那女人没带口罩,缓缓转过身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