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1 捉虫老公(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11-05 08:37:46  浏览次数:142
分享到:

两个女人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眼前的咖啡冒着热气。

郭虹没有放糖,品味着苦涩的余香。

莎妮手一哆嗦,多放了一勺糖。没所谓,反正减肥也不多这一勺糖。

“世界真小。那时候,听说你嫁老外出国,没想到也来了悉尼。”莎妮竭力端起女主人的架子,又要有地主之谊的亲切,分寸拿捏得十分得体。

“这能抽烟吗?”郭虹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盒Marlboro mint。

“抽吧抽吧,看样子不会有客人来,这儿——姐说了算。”莎妮走到窗边,把窗户开了个小缝儿。一股脑涌入的冷风和雪花吹得她一激灵。

“这旅馆是你的?”郭虹优雅地点上一支纤细的万宝路,猛吸一口。

“银行的,贷着款呢,澳洲哪个人不是给银行打工?”莎妮找出老姜的烟灰缸,放在她面前,又殷勤地添了点咖啡。

“你还跟他在一起?” 郭虹盯着烟灰缸残留的灰烬出神。

“还能有谁?狗皮膏药,这辈子甩不掉。”莎妮一脸的不屑。

“那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郭虹调侃道。

“几十年前的事儿,好汉不提当年勇。咱们都一把年纪,人老珠黄,他也是须发皆白了。Let bygones be bygones.澳洲这地方,男人老得快,你要是见着,肯定以为活见鬼了。”莎妮畅快大笑,笑自己把郭虹的梦中情人折磨得半死不活。

“好不容易碰到了,还不请出来见见?怎么?有顾虑?”

“你多心了!我们在悉尼有生意,离不开人。我平时也不过来,雇了个经理盯着。因为封城,店关了些日子,人也都辞了。今天要不是你们一家大驾光临,咱姐俩也碰不着。”

“哦,”郭虹难掩的失望,“你们这些年还好吧!有几个孩子?”

“一个,儿子,挺优秀的,从不让我们操心。他想多生,说我基因这么好,不生可惜。可我不配合,他也没辙。咱是新女性,哪能一辈子让孩子拴住?”

“你不怕他找别人生去?”

“借他几个胆儿。生意房子都在我名下,敢扎刺儿,屎壳郎搬家——滚蛋。”

“我就知道他找对人了。”郭虹揶揄道。

“开玩笑,他离不开我,”莎妮得意洋洋,“别净打听我们家的事儿了,你怎么样?”

“你不是都见了,我老公儿子。”

“还是鬼佬好!你老公可能比老姜还大几岁,看人家保养的!啧啧,那身板儿,那发型,那风度……再瞅瞅老姜——肚子也圆了,肩膀也溜了,头也秃了,整天价破衣邋遢,一脸的横丝肉,整个一个中年油腻男。” 莎妮编排起老姜,驾轻就熟。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郭虹又续上一支烟,“我们离婚好几年了。”

“哦?”莎妮来了精神,“为什么?你儿子也成人了,一家人看上去挺和睦的?”

“感情的事,难说得很……”郭虹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银白的世界。

两人沉默了十分钟。

“那你现在还住在悉尼吗?”

“离婚后我一直在国内。儿子要上大学,和他爸在这里。”

“你这次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从隔离酒店出来。儿子闹着要滑雪,我只能陪着。你放心,我没病。”

面对中年失婚妇人,莎妮生出一丝同情,斗志也逐渐削弱。

“岁月是把杀猪刀!看看我,胖成一只猪,你身材倒没变。”她语气开始温柔,

“老姜天天逼我锻炼减肥,我是喝凉水都长肉的人。”

“说明你日子过得好,心宽体胖。我是得了癌症,折腾得这么瘦。”郭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惊得莎妮心里突突直跳。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了解你的情况——现在癌症也不是个事。我的好几个朋友得癌症,乳腺、胃、肺,经过治疗,现在都好好的。你是——”

“乳腺,割了,现在喝中药调理。”

“那就好,多注意身体。”没想到当年的对手经历了这么多事,莎妮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和同情。曾经的嫌隙在岁月和磨难面前渐渐模糊,显得微不足道。

“叮铃铃”一阵手机来电,打破沉闷。

“老婆,儿子没事,在弹琴呢。咱们几个月没把儿子交给姥姥看,她有点紧张,小题大做。我怕你担心,告诉你一声。”电话里老姜语气透着轻松。

“没事就好,你忙吧,别惦着我。”莎妮忽然觉着百无一用的老姜原来是如此的体贴可人。

“客人还行吗?晚上你一个人不安全,我还是回去吧。”

“别,不用,人家是一大家子,放心吧。”

“哦,那我明天一早过去。”

“别,不用太早,中午以后就行,没什么活儿。开车千万注意。”莎妮生怕失去他似的。

“晚上锁好门,惊醒着点,别睡得跟死猪似的。”

“真啰嗦,挂了。”莎妮偷眼看了看郭虹,她看似无动于衷,站到窗前欣赏着雪景。


宝马四驱缓缓驶入前院。

郭虹迎出来,领着儿子,挎着前夫,一家人说说笑笑回房去了。

 

老姜的马自达缓缓开进汽车旅馆的前院。院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两道深深的车辙。雪昨夜停了,没有风,太阳光刺眼的透明,没有一丝暖意。

“人人那个都说哎 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 好风光……”听到莎妮洗浴时哼唱的小调,老姜知道她今天心情不错。

“老婆我回来了。客人走了?要不要我进去捉虫?”老姜在浴室门口蠢蠢欲动。

“去你的!老没正形。客人——走了。你把客房收拾一下,下午还有几个预定。”

“遵命!”

老姜背起吸尘器,推着布草车,来到其中一间客房门外。

房间干净整齐,像从未有人入住,连床单都平平整整,没有睡过的痕迹。老姜把单人床向后拉开一步,准备吸吸床头下面的积尘,蓦然发现夹缝中间立着一个精致的木制相框,正面冲里,背面朝外。客人有时候就是不小心!衣柜,保险箱,抽屉,床头夹缝,冰箱,阳台,都是容易遗失个人物品的地方。

老姜拿起相框,背面写着:私人物品。如拾到,请电邮XX @ gmail.com

相框翻过来,是三个人的合影。其中那个女人,似曾相识…… 

(2021.11.4  悉尼)


下一篇:天宝遗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