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七十四章 别离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11-12 11:06:20  浏览次数:70
分享到:

1.

下午的第一台痔疮手术,在主刀医生熟练地剪断线头后宣告结束。琳达耸了耸有些僵硬的肩膀,准备清点器械,收拾残局。

“放轻松,你做得不错。”主刀医生将剪刀递给身旁的琳达,突然补充了一句。琳达有些尴尬,这样的安慰,大多因为助理护士经验不足,对于成绩突出,一贯稳定的琳达而言,并没起到让她放松的作用。

自从那个早晨,琳达撞破了史蒂芬在卧室里的失魂落魄之后,两人的关系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僵持。史蒂芬绝口不提事情的起因,让琳达既烦恼,又感到伤害。

她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发现了令史蒂芬如此反常的,是一段名为“潘多拉之家”的视频,也不止一次从头看到尾。史蒂芬来自黄金海岸,琳达断定,视频中名叫安娜的女士,或许早年间曾与他相识。

但是,她搞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搞不懂安娜所从事的少女妈妈救助工作又和史蒂芬有什么关系?她数次试探着开口,遭遇的却是史蒂芬不怎么聪明的唐突和躲避,这让琳达大为恼火。

就在这天早上,她意外在油管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博主频道“不是真的”的视频中,发现了更多关于“潘多拉之家”的相关话题,当她看到艾米的照片时,整个人如遭雷击,好半天都缓不过神来。

在手术室明亮的镜子前,琳达熟练地将自己的黑色发辫在脑后缠紧,用发网和卡子别好,然后戴上手术帽,开始清洗手臂。镜子里映衬出她的五官,单眼皮、眼角略微上扬,挺直的鼻子下是薄薄的嘴唇。琳达很清楚,自己算不上漂亮,她不够大的眼睛离美女标准差了一大截,但所有精致的五官组合起来,让她有着十分东方的韵味。

脑海里浮现出艾米的模样,那张照片是她学生时代的。琳达绝望地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在眉眼之间,和艾米竟如此神似。这还不是最令她难过的,照片中的艾米穿着校服,琳达认出了她衬衫胸口处的徽标,那是黄金海岸的路德会学院,史蒂芬的中学。

回到家,琳达打算煮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和史蒂芬挑明一切。在她长大成人的二十四年时间里,她从母亲那里继承了相貌和性格。如今母亲已经离她而去,琳达决定,自己唯有坚持一贯的作风,果断行事,才能让事态尽快得到控制。

那天晚上午夜前后,在绉绸桃金娘花朵的清香中,几乎醉倒的史蒂芬涕泪交流,琳达也好不到哪儿去。十六年前,她父亲一个字都没有留下,便从她和母亲身边消失,这么多年来,她试图将一切关于父亲的情感封锁在心灵深处,却发现,自己对他的痛恨,在听完了史蒂芬断断续续的悔恨之后,变成了难以名状的思念。

眼看着史蒂芬从自己怀里滑倒在阳台的地面上,她很想就此放手,让他自生自灭。但是,琳达终于还是起身,将神智已不再清醒的史蒂芬拖回屋,扶到床上躺下。

她再度返回客厅,关上阳台的玻璃门,一个人坐在黑暗里,一口接一口灌着红酒。窗外起风了,树枝摇摆得厉害。琳达瞪大了双眼,望着那挣脱不开被夜风侵扰的枝桠,泪流满面。

2.

威尔十岁的生日,在海滨的阔水公园举行,除了安娜和“潘多拉之家”的一众大人孩子,还有丽贝卡一家、瑞克和两位特殊的参加者。

在经过了“死亡坟场”事件之后,围绕着威尔的人便都不自觉地有些小心翼翼。他们表面上一派轻松,但内心却免不了有些紧张。如果非要说有谁与之前没什么两样,非安娜莫属。而身为当事人的威尔,倒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的琳达,逼迫史蒂芬向她吐露了前尘往事。有好几天,史蒂芬都神情恍惚,他似乎在等待着一个结果,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打算面对琳达的离去。他从来不肯承认,自己在医院偶遇琳达的那个下午,之所以令他神魂颠倒,不完全是因为琳达本身,更多的,是她与艾米酷似的容貌,还有那一头乌黑长发。

追求的过程并不复杂,也没那么多浪漫与惊喜,史蒂芬很快便发现,这个容貌清秀,看起来与实际年龄出入不小的女孩,却拥有着深沉与成熟的内心,与艾米全然不同。

再后来,史蒂芬得知,年仅六岁的琳达,便遭遇了被父亲遗弃的悲惨经历。她的母亲,一生操劳,带大了她和更小的妹妹,再没有结婚。

他们的婚礼十分简单,当时的史蒂芬,还不过是大学毕业不久的银行小职员,算不上聪明,也没有亚洲人常见的勤奋。除了琳达的妹妹和几位要好的朋友,他们身边都没有父母出席。史蒂芬上大学之后的第三年,他的父母便回了美国,史蒂芬和琳达一直有计划前去拜访,却尚未付诸行动。

不知是不是琳达积极的生活态度改变了史蒂芬,结婚后的他明显变得努力,事业也有了不小的起色。她并不知道,在一起生活的四年时间里,史蒂芬总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他知道琳达从不提起的父亲,是她内心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而史蒂芬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只怕更加卑鄙。

多少次,当他亲吻着琳达的秀发,与她缠绵恩爱时,艾米的身影总会不请自来。他越是想要忘记,越发现一切都是徒劳。他甚至无妄地幻想,曾经与艾米的过去根本就是幻觉,他从未与艾米一起品尝禁果,而她也从未怀孕。

至于说艾米腹中的胎儿,史蒂芬便无法想象了,他觉得那一定是艾米对他开过的最没有意义的玩笑,他怎么可能成为父亲?时至今日,他都未曾与琳达谈及生儿育女,琳达也没有,这似乎是两人之间的心有灵犀,其实却是各自的恐惧恰巧是同样的结果。

史蒂芬最终没有等到琳达的离开,却等到了琳达递给他的威尔的照片。那一刻,他很想将照片甩到琳达脸上,他觉得自己几乎忍不住,想要揍她一顿。她是自己的妻子没错,但她凭什么替自己做决定?竟敢背着他与安娜取得了联系,更与安娜达成了不可思议的决定,要去看望艾米的儿子。

他站在客厅中央,脸涨得通红,嘴里向外喷着粗气。半米远的琳达似乎看到了他根根直立的头发,直觉上他的头顶已经形成了一个就要喷发的火山口,而那火山口下面则是已经沸腾到吱吱作响的大脑组织。

琳达叹了口气,她预料到史蒂芬的抵抗,却没有预料到他情绪如此失控的背后,其实是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恐惧。她换了个姿势,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她只能按照自己计划好的,一步步走下去,即便因此可能招来史蒂芬的拳头。

“我父亲离开家的那天早上,我妈妈已经去上班了。他先把妹妹送去幼儿园,在送我上学的路上,他突然问我,想不想和他出去玩一天?”琳达仰着头,眼睛看向天花板,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学会了用地心引力来对抗眼泪,此时此刻,她不想哭,她只想平静地说话,也让史蒂芬有机会冷静下来。

“我其实特别想要点头的,但是我觉得不能就那么随随便便旷课。于是我告诉爸爸,我要去上学,可不可以等到周末?我爸爸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

“小时候,我常常会用尺子抽打我的大腿,作为自己拒绝爸爸的惩罚。如果他让我选择,我是会跟他走的。抱歉,我知道这样说,很没有良心。但是,我真的很爱很爱他。我总是幻想,他一定会在某一天回来,他不是弃我们而去,他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误了,直到我妈妈永远地离开我的那一天,我的梦才终于破碎。”

“我是无法原谅他了,对此,我清清楚楚。但是,我想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回来了,我会接纳他,我会给他机会,因为我从没停止爱着他。”

眼泪还是顺着眼角滑落,琳达用力咬着嘴唇,这些话说得艰难,也是琳达第一次敢于承认自己对父亲的爱。她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和安娜的接触,想到她担心被对方拒绝时的惴惴不安。然后,她惊讶地发现,安娜竟如此不设防地接纳了她所说的一切,再然后,她们频繁地通电话,安娜更是把威尔的照片寄给了她。

“那又怎么样?”史蒂芬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他蹲下身子,跪在地毯上,他不敢看向自己的妻子,更不敢看散落在地面上的照片。

琳达抹掉了自己的眼泪,她也跪坐在地毯上,伸手捡起一张照片。她抚平了刚才被史蒂芬用力攥住而留下的折痕。她没有说话,反而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一本之前便放在那里的相册,翻开其中一页,然后将威尔四岁的照片摆放在上面。

史蒂芬沉默不语,他困惑地扫了一眼琳达的动作,只是这一眼,他整个人便彻底沦陷。相册里的照片已经有些陈旧了,一个四岁大的男孩子大张着嘴,笑得正欢。他有两颗尖尖的虎牙、厚嘴唇、眉毛粗重、额头宽阔,浓密的深棕色头发在前额正中央顽皮地支棱着,那是小时候的史蒂芬。

就在这张照片的旁边,摆放着威尔的照片,四岁的他不知为什么笑得特别开心,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照片明显崭新许多,一道折痕刚好经过他前额正中央那支棱着的头发,样貌和史蒂芬如出一辙。

视线突然就模糊了,史蒂芬再也看不清楚眼前两个孩子的模样,他也不用再看了。只一眼,他便明白,那是自己的儿子。威尔的眼睛注视着他,目光如同一道闪电,劈开了史蒂芬锁得死死的,已经锈迹斑斑的心。他跌倒在地上,整张脸埋在地毯上。身体开始抖动,从一丝丝,变得像筛子一样。呜咽声从他喉咙深处传出,他哭得连最后一点力气都消失了。

琳达俯身抱住了史蒂芬,她依旧没有开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汗淋漓的史蒂芬终于缓缓抬头,像是刚刚被人从溺亡的边缘拽回来。他直起身体,伸出双手,将琳达揽在怀里。那一刻,他想要大声感激上帝,感谢他的仁慈,他亲手毁掉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却还有机会在另一个女人的怀里得到救赎。

“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好不好?”琳达双手捧起史蒂芬的脸,亲吻着他的嘴唇。更多的眼泪汹涌而出,史蒂芬除了拼命点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3.

“所以,你是我爸爸?你是我爸爸的妻子?”经过了最初几天的拘谨之后,史蒂芬和琳达放下了心里的不安。

来之前,他们做过各式各样的揣测,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却还是觉得慌张。眼瞅着,史蒂芬变得越发消瘦,在他们还没有出发之前,便已经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的煎熬。在琳达的鼓励下,他开始和安娜通话,并通过Skype,和威尔隔空打过了招呼,只不过,一个短短的 “Hi”和挥挥手,就几乎让史蒂芬心跳骤停。

所有的这些焦虑,在他们到达黄金海岸之后,开始云消雾散。威尔对新出现的两个小心翼翼之人,似乎早就窥探出了端倪。他很自然地与他们相处,甚至在刚刚一起十来分钟之后,便拉着琳达的手,给他念自己学校里布置的阅读功课。

等到威尔过生日的这一天,他已经和史蒂芬、琳达熟悉得像是从未分开过,他让史蒂芬负责组织所有到场的小孩子,按照顺序敲击皮纳塔[1],等糖果从闪电麦昆[2]被敲破的红色车身里掉得满地都是的时候,威尔又拜托史蒂芬管理好那些兴奋得有些过了头的孩子们,别光顾着抢糖果,碰撞到其他人。

然后,他又半严肃、半撒娇地要求琳达帮忙切蛋糕,他自然没有忘记安娜,于是他的左边,是端着盘子的安娜;而右边,则是握着餐刀的琳达。

这场大人们精心准备的生日派对,逐渐变成了由威尔指挥的一场心照不宣的演出。史蒂芬和琳达都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安娜则是一脸欣慰,最夸张的反倒是丽贝卡,她偷偷哭了好几次,为此一个人躲进厕所。临走前,她没忍住,抱着威尔不松手,一个劲儿地称赞他懂事,让一直镇定自若的威尔终于红了脸颊,露出了一个十岁孩子应该有的羞涩笑容。

当天晚上,等所有人都吃完晚餐,史蒂芬和琳达打算告辞回酒店前,威尔问出了那个问题。仍旧在厨房忙碌的安娜,不动声色地听着,抱定主意不打算插话。

虽然屋子里的每个人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但空气中的紧张犹如被打开了盖子的香槟酒气泡,不受控制地拼命往外冒。

“威尔,对不起。”史蒂芬终于等到这一刻,心情反而一下子放松了。与威尔相处的时间越长,他便越觉得羞愧。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初可耻的不负责任,更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镇定。

在史蒂芬说出道歉的话语时,他身旁的琳达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这个悄无声息的动作,没能逃过威尔的眼睛,他扬了扬眉毛,转而面对琳达。“我很喜欢你,我想或许以后,我可以试着喊你妈妈。”

琳达一惊,大脑似乎被“妈妈”这个词吓到了,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旁边的史蒂芬则突然哆嗦了一下,等琳达向他望去时,他已经迅速挪开了望向威尔的目光,琳达似乎看到有晶莹的亮光一闪而过。

“喂,你想陪我拆礼物吗?那边还有一摞呢。”威尔摇了摇史蒂芬的胳膊,没等对方表示,便站起身来,率先朝角落里跑去。史蒂芬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紧紧跟着后面。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威尔对自己道歉的不置可否,更不嫉妒他对琳达表现出来的亲昵。即便威尔拒绝理睬他,甚至将他赶走,他都决定要用余生好好爱这个孩子。

厨房里的安娜,将最后一个盘子收进碗柜,再把茶巾挂在挂钩上。她瞥了一眼角落里忙碌着的父与子,以及依旧坐在沙发上,含笑望着他们的琳达。一股暖流从她心底流淌到了全身,她终于敢松口气了。

之后的每个月,史蒂芬都一定会飞来黄金海岸看望威尔,他永远带着装得满满的大行李箱,里面都是给威尔准备的礼物。他也会羞涩地把一两件精致的小礼物送给安娜,其实,他想要送给她更多,却担心自己被拒绝。

琳达不是每次都来,毕竟机票和一下子多出来的开销,对于年轻的他们来说,是不小的压力。但无论她身在何处,都会保持和安娜、威尔紧密的关系。电话里,她会把身边发生的林林总总的事情讲述给威尔,然后也会请威尔给自己念本书,或是讲讲他学校里的见闻。她会把各色食物,特别是那些墨尔本的当地特产,细心包好,托付史蒂芬带给威尔。

最夸张的一次,她打包了一份清晨时分新鲜的克里斯皮釉面甜甜圈[3],只因为新推出的草莓口味采用了《辛普森一家[4]》的特别造型,实际上,同样的甜甜圈,在布里斯班就可以买到。

九月份的学校假期,在征得安娜同意之后,威尔第一次随史蒂芬和琳达去了墨尔本,他在父亲和继母的房子里住了一个多星期,把墨尔本玩了个遍,还去了企鹅岛和大洋路。在企鹅岛等待那些神奇动物登上海岸时,威尔一直被史蒂芬搂在怀里。当第一只小企鹅颤颤巍巍扑棱着翅膀,一摇一摆地被海浪推来搡去时,岸上的游客都发出了欢呼的喊声。

“爸爸,快看,那边又有一只。”威尔稚嫩的声音淹没在四周的嘈杂中,史蒂芬并没有听清。但是,他觉得那就是自己一直期盼着的称呼,于是他拼命点头,再做出夸张的激动表情。在威尔的放声大笑里,史蒂芬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一年的圣诞节,史蒂芬和琳达带着威尔去了塔斯马尼亚,然后,他们开着租来的普拉达四驱车,一路回到了黄金海岸,和安娜一同庆祝节日。

在假期的最后几天,史蒂芬艰难地开口,希望可以正式带威尔回家。他搓着手,坐在椅子上的屁股,不安地扭动着。在和琳达一起幻想未来的三口之家生活时,他总忍不住责怪自己的自私。许多年前,他毫不客气地弃艾米于不顾,是安娜含辛茹苦将威尔抚养至今。即便他有千万个理由,只要安娜摇头,他绝不会纠缠。

但是,他等到的是安娜的点头,“谢谢你,也谢谢琳达,威尔是个生来不幸的孩子,他承担了许多本不该由他承担的痛苦,这其中也有我的错。如今,我真高兴你会回来,会如此珍惜他。”

过了一小会儿,再抬起头来的安娜,眼睛里盈满了泪水,脸上却挂着微笑。“除此之外,我也累了,这么多年强撑下来,我真高兴有你们帮忙。你会是个好父亲,琳达更会是个好母亲。我真的很谢谢你们!”


[1] 皮纳塔,英文名pinata,指的是一种装满了糖果的彩色礼品包。在派对上,孩子们会轮流试着用棍子把它打破,好让里面装的糖果掉出来。然后,所有孩子便蜂拥而上,捡拾糖果。

[2] 闪电麦昆,英文名Lightning McQueen,是《赛车总动员2》里面的人物,该片由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是一部颇受儿童喜爱的3D动画电影,于2011年上映。

[3] 克里斯皮釉面甜甜圈,英文名Krispy Kreme Australia,澳大利亚著名的原始釉面甜甜圈品牌,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和西澳大利亚州的商店均有出售。

[4] 《辛普森一家》,英文名The Simpsons,是美国福克斯广播公司出品的一部动画情景喜剧,由马特·格勒宁创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