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圆圆传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1-11-25 18:13:39  浏览次数:22
分享到:

圆圆姓陈,是一位模样俊俏的歌妓,被人冠为“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

崇祯癸未年间,总兵吴三桂慕恋圆圆貌美声佳,出千金想娶她,可是她已先为田畹所得。圆圆为自己不能身许吴三桂而闷闷不乐,而吴三桂对她追求也更为强烈。

田畹是崇祯皇帝怀宗妃子的父亲,此时年纪已老了。圆圆谱写《流水高山》之曲并在弹唱时,田畹总是在一旁随歌声击拍节。可他并不知圆圆唱这首歌的寓义,却是追念知音太少的意思。

甲申年春季,流寇声势大振。怀宗日夜为之担忧,而且还废寝忘食。田妃让自己父亲想方设法为帝解忧,于是田畹就将圆圆送入宫内。怀宗对圆圆才艺已有耳闻,等她进了宫,一直平和尊敬相待,随后不久又命她回归田畹官第。

这时李自成的人马已逼近京城附近的地区了。怀宗急忙召见吴三桂商议对抗策略,并赐给蟒衣玉带和上方剑,托付重任寄命,镇守山海关,以防关外清军趁关内局势动荡攻关。吴三桂当即慷慨受命,以忠贞自夸。而此时关内的敌情已经相当严峻了。

京城长安街的富贵家庭一时都为战情严峻弄得人心皇皇,田畹为此也特别忧虑,还时常对圆圆诉说。圆圆听了就对他说:“当前世乱,而田公您又无所依赖,祸害必将来了。为何不结交吴将军呢?一旦遇有危急之事或发生变故时可以利用他出手相助啊?”

田畹听了她的话,就厌烦地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是想与他结交!可他哪有时间来啊?”

圆圆说:“吴将军羡慕田公家歌舞妓女已有多时了。您可千万要鉴于晋代豪富石崇的先例啊!家里的歌舞妓女不给他人看,假如有一天玉石俱焚,还能坚闭金谷园吗?为何不在这时请他?他一定必来!不要再顾虑了!”

田畹同意这样作法,于是就热情邀请吴三桂来家中观看舞乐。吴三桂原本对田畹霸占圆圆心存不满,想对他的邀请拒绝,但还是勉强同意了而且还是身着戎服赴约临宴,俨然有一种不可冒犯之神色。

田畹为招待吴三桂煞费苦心,设宴排场十分盛大,礼仪也特别恭敬。酒宴才开始不久,吴三桂就想立即离开。田畹令人多次更换酒菜佳肴,又马上去秘室唤出群姬出来演奏 弦乐和管乐。她们一个个都很漂亮秀丽,其中有一位淡妆歌姬,统括那些歌姬的貌美而且歌声特别出众,演唱可谓情艳意娇。

吴三桂竟然为那位歌姬的美貌和歌声不由自主神移心荡了。于是他就命侍卫解掉自己的戎服,换了一件轻裘,回头对田畹说:“那位女子不会就是所谓的’圆圆’吧?实在是醉人倾城了!难道田公就不害怕拥有她吗?”

田畹此时听了吴三桂的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于是就让圆圆过来斟酒。圆圆行至吴三桂身旁时,三桂问她:“你觉得自己在他这是不是特别快乐?”圆圆小声对他说:“红拂女在越公那都还不觉得快乐,何况他田公还不如越公呐!”听了圆圆这番回话,吴三桂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正当宾主尽欢,饮酒酣畅之时,警报接踵而至。此时吴三桂好像是有些舍不离开圆圆了,而又不得不行。田畹看在眼里,就挪动座椅靠近吴三桂说:“假如敌寇来了,你该怎么办?”

吴三桂立即坚定回道:“如果能将圆圆赠送给我 ,我将承担保护您田公家的重任,而且还先于保卫国家!”

田畹对吴三桂提出的要求感到很意外,但还是勉强答应了。吴三桂马上就让圆圆拜辞田畹,挑选一些细微物品连同她人一起用马载走了。

田畹见吴三桂和圆圆二人远去的背影,表面看似爽朗不在乎的模样,可心里老大不舒服。他实在是舍不得将圆圆给了吴三桂,可眼下又无可奈何,只得拿她换取自己和一家老小的平安了。

怀宗催促吴三桂赶紧率兵出关。他的父亲吴骧身为治理帝王营卫一职务,恐怕怀宗听说自己儿子载圓圆回家一事,就将她留了自己第宅,让她不要跟吴三桂一同前往。

吴三桂走后,而李自成的人马不久就攻占了京城。怀宗为国家自尽,李自成也占据了皇宫。此时宫女死的有一半,逃走的也有一半。李自成好奇地询问一位太监,“不是说上苑有三千宫女吗?为何没有一个称得上’国色’的呢?”

太监回道:“先帝向来疏远荒嬉娱乐这些事,所以宫内少漂亮女子。但有一个叫圆圆的女子,为绝世所少见。田畹曾将她献给先帝,可是帝对她却拒之。现在又听说田畹将她赠给了吴三桂,而且将她留在父亲吴骧第宅中了。”

这时吴骧才向李自成投降不久。李自成立即向吴骧索要圆圆,并且带人占据了他的第宅,还让他写信招降儿子吴三桂。吴骧都听从命令,还将圆圆献给了李自成。

李自成见到圆圆后又惊又喜,于是就让她唱歌。圆圆弹唱了一首昆曲。李自成听了就皱着眉说:“怎么相貌长的特别漂亮,可唱歌的声音却令人无法忍受啊!”

李自成当即就命群姬唱西调,她们手持阮、筝、琥珀等乐器演奏。李自成自己拍掌以和之。一时繁音激楚,热耳酸心。他回头高兴对圆圆说:“这曲子怎么样?”

圆圆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不是南方人所能演奏的!”

李自成特别宠爱圆圆,随后还派人送银四万两犒劳吴三桂的军队。

吴三桂收到父亲的信,对归顺李自成一事高兴听从了,而此时正好有一个侦探从京城那边打听情况回来。吴三桂就向他询问:“我家没什么事吧?”

探子回道:“都被李自成占据了!”

吴三桂听了说:“我回去后他肯定会自己归还的。”

又有一个侦探回来,吴三桂仍不放心问他:“我父亲没什么事吧?”

那名探子回道:“都被李自成拘押啦!”

吴三桂说:“我回去他肯定立即释放的。”

等到又有一个侦探回来时,吴三桂急迫地问道:“陈夫人没事吧?”

那探子回道:“都被李自成霸占啦!”

吴三桂听了三个探子的汇报后,气得拔剑砍着桌子骂道:“当真是这样的话!我干嘛还要归顺你李自成呐!”

吴三桂一气之下,写信回复父亲。内容大概是:“我作儿子的是因父辈之官爵而获得官职,但又怕失职只得镇守边关。原以为李自成这个贼寇也只是猖狂一时,不久就肯定被扑灭。没料到我国无人,望风而靡。听说圣主晏驾,实在难以忍受愤怒!按照我的意愿,父亲应该奋椎一击,誓不俱生,不就是刎颈以殉国难吗?为何如此隐忍偷生!而且开导也不符合道义啊?既无孝宽御寇之才,又愧于平原骂贼之勇。父既不能为忠臣,儿怎么能为孝子呢?儿决意与父断决关系!不早谋划除贼誓不罢休!即便他们将你放置鼎旁割烹以诱降三桂,我也不顾及了!”

随后吴三桂效法“秦庭之泣”,乞求清王师入关以剿巨寇,先击败贼寇于“一片石”之地。

 李自成得知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围剿自己勃然大怒,于是就杀戮吴骧连同他家人三十余口,还想杀圆圆。圆圆对他说:“我听说吴将军先是卷甲都来归顺了,可就是因为我的缘故,又重新兴兵的。杀了我何足惜,可恐怕他成为了死敌,对你不利啊!”

李自成又想带着圆圆一起去,可圆圆对他却说:“我既然已经侍奉大王了,怎么不想跟随大王走呢?恐怕吴将军又因为我的缘故而穷追不止。大王好好想一想,如果能打过他,我立刻撩起下裳骑上战马跟你一起出征。”

李自成听了圆圆的话,不禁凝神思索起来。圆圆见他犹豫不决,趁机赶紧说道:“我为大王献上一计。应当留下我用作缓敌,承担说服他不追你的重任,以报答大王的恩遇。”

 李自成听从了圆圆的主张,于是就放弃了她,载着行李物资,狼狈往西方向撤退。这个时候,他的胆魄已凋坠 ,马上就可被歼灭了。

吴三桂不久回到了京城,急忙寻觅圆圆,很快就找到了她。俩人一时相与抱持,喜泣交集。吴三桂不待圆圆为李自成致说,自以为是法戒追穷。圆圆此时也任凭他纵逸所为,不再过问追剿李自成的事了。

没多久,吴三桂受清王封侯。建苏台,营造 “ 万岁坞 ” 于云南。他时常让圆圆唱歌演奏。圆圆就唱《大风》歌曲,以示自己的献媚讨好。吴三桂饮酒尽兴,拔剑起舞,作出发扬蹈厉的模样。圆圆立即捧杯为他敬酒,认为他神武威风不可一世。

 吴三桂更加爱圆圆了,对她专房之宠,数十年如一日。他自己心里藏着叛离之心,表面上作出一幅谦恭模样,而私下结交天下同仁志士。相传说他在云南谋反是“多出于同梦之谋”,而世间人们却不知他意图的真正内因。


上一篇:秦良玉遗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