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迷失在悉尼 四、老姐病了
作者:胡文红  发布日期:2022-03-03 16:20:10  浏览次数:263
分享到:

早晨的飞机,经过九小时的航行,傍晚降落在深圳机场。

深圳是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虽然大陆已经进入冬季,但对深圳来讲,也不过是秋季而已。而且深圳由于没有重工业,空气质量很好,一落地,李杭生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深圳机场建成的很晚,1991年才建成通航的,但是超速的经济发展,使得这个机场才使用了20多年就远不够用了,不久前刚刚经过了重建。由于新机场落成的时间比较晚,加上深圳政府有钱,现在的深圳机场可能是属于国内比较高大上的机场之一了。

李杭生是第一次在深圳机场落地。走在从廊桥到行李台的长长的通道上,头顶和两边那蜂窝状的设计,令他有一种似曾相似之感。在不停的走动中,他逐渐想起了这种感觉来自何处,原来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年轻人甚至老年人都趋之若鹜的一部外国的科幻影片《未来世界》。记得当时的主人公来到未来世界后,就是走在这样一个有着蜂窝状图案的长长通道里。

李杭生和王荔在此之前是利用电话和QQ联系的,不知出于什么考虑,两人居然从来不视频,只是在网上交换过照片。从照片上看,王荔虽然年近60,但由于保养得好心态也好,看上去连50岁都不到的样子,李杭生感到比较满意。但王荔看到李杭生的照片,却感觉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在最底层出苦力的打工老头。李杭生的解释是,他不太会玩手机上的相机,这是自拍的,怎么拍也找不好角度。王荔自己劝自己,在国内很难找到比自己大一两岁的老男人,冲着他的年龄和绿卡,就不要挑什么相貌了。

李杭生拖着行李走出国际到达厅的出口通道,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色修身短风衣的东张西望的女人很像是王荔,就走到她跟前站定,试探地叫了一声“王荔?”

王荔定睛一看,眼前是一个黑黑胖胖、个头中等偏上、花白板寸头发的男人,跟发过来的照片有几分相似,但比照片好看一些,就惊喜地回应了一声“是李杭生?”

两个人又互相仔细打量了一下,心里做了个判断。

李杭生想的是:这女人跟照片上差不多,不像个独当一面的女老板,倒像个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特别是那身材,保持的还不错,一点都没有臃肿的老年妇女的样子,只是不知道床上功夫还行不行?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中国妇女由于传统观念的使然,很多人到了五十几岁就已经完全没有了床上运动,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五六十、六七十的贪官,热衷于包养外室的原因。床上的能力是他俩事先约定的能否继续交往下去的前提之一。

王荔想的是:这李杭生看上去比照片上周正一些。不过看那身架,完全就是扛大包出大力的样子,不像出自江南水乡的苏杭男人,倒像来自黑土地的东北汉子。

王荔开着自己的车接李杭生回去。由于是第一次见面,两人还比较拘谨,李杭生看来不是太爱说话,一路上主要是王荔在说在问。

到了住处放下行李,李杭生打量了一下,感到房间里的物品鲜艳明亮,充满了活力。特别是那张双人床,铺着大红色的床罩,让人有一种马上躺在上面的欲望。

王荔笑着说:“这都是为了迎接你重新置办的呢,前几天刚刚都过了水,今天早晨才铺上。来,放下行李,先去冲个凉吧。”

同时在澳洲,严芳发现李杭生突然不辞而别,才发现在与前夫拉锯战的过程中,她已经不知不觉地把李杭生当成了她的靠山。她很清楚李杭生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制造一个分居的事实而顺利地跟她离婚。她终于感觉到前夫已经铁了心跟小三儿过了,而且前夫的手段她也逐渐看清楚了,就是为了防止与她分割财产,而只用了区区100万块钱,就把她打发到了澳洲来了。跟前夫复婚的可能性完全没有了,现在李杭生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本来以为凭她的年龄,只要一上床,李杭生就会抓住她不放,没想到李杭生根本信不过她,偷偷地跟深圳的一个女人联系。这是她让儿子破译了李杭生的QQ密码,偷偷登陆李杭生的QQ发现的。她知道李杭生选择的人肯定是有点钱的,如果李杭生弃她而去,在澳洲,她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会处处作难的。

为防止严芳找到他,李杭生一到深圳就从手机中取下了澳洲的卡,QQ马上用在深圳新办理的号码重新注册过。

第二天,一个神秘的电话打到了王荔的手机上,看号码是澳大利亚的。

此时李杭生和王荔正好在一起,接还是不接?李杭生说接吧,如果是找我的就说不认识我。

电话里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说让他爸爸赶快回去,他妈妈住院了。王荔问你爸爸是谁?你妈妈又是谁?我不认识他们。

放下电话后李杭生说,那个孩子鬼精鬼精的,肯定是破译了他的QQ密码,找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看到了这个手机号码打过来的。再来就不要接了,干脆拉到黑名单里吧。

李杭生以为严芳是一个人负担不了这么高额的房租,才着急让他回去。

相处了两天,两人感觉还行,王荔就抓紧时间购买了两天后的机票,要趁女儿也在老家的机会带李杭生一起去见见面。

回老家的过程还算顺利。

王荔家里的人,其实都感觉李杭生的外形跟王荔不太配,完全是一个出苦力的大老粗相貌。但老妈想到女儿已经过60岁了,这个李杭生又有澳洲身份,又那么细心地为他们准备了见面礼,也就随女儿自己的选择了。

李杭生对王荔一家人感觉不错,看上去都是温文尔雅、通情达理的,心里面也就认可了这回事,这才给老姐打电话告诉他来到了大陆的事儿。

然而老天爷好像不愿意让所有的好事都落到一个人头上。李杭生刚打通电话,却听到老姐告诉他一个不好的消息:最近由于总觉得胸闷气短,咳嗽不断,到医院检查了以后医生怀疑是肺癌,现在还没有最后确诊。

这个不好的消息彻底打乱了李杭生回国度假的计划。因为李杭生原计划是从王荔的老家回深圳再住一段时间再去杭州看望老姐,现在只好马上去杭州看望老姐了。

王荔也非常通情达理,马上为他买了去杭州的机票。

“哎呀,真不好意思,本来是想到深圳多住些日子,没想到老姐居然怀疑得了这种病,不抽烟又不喝酒的。我现在回杭州,陪老姐去看结果,如果真是癌症的话,那就要在杭州多陪陪老姐啦。” 李杭生的态度还是挺真诚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长病这个事儿,谁也说不准。如果确诊是肺癌的话,你就在杭州多呆几天,过两天我也去杭州看看你老姐。”王荔善解人意地说。

按照澳洲福利部的规定,办理了失业救济金后,必须本人每两周亲自领取一次,本人不到场就停发。另外,停发的时间不能超过六个月,如果超过了六个月,失业救济金就被取消,想再享受的话就要重新办理,非常麻烦的,要请律师等等。所以李杭生这一次来中国的时间定为五个月。

然而由于姐姐得癌症,打乱了这个度假计划,大部分时间李杭生是在杭州陪她姐姐出入医院、找专家寻偏方、陪床等等。

王荔过几天也去了一趟杭州,本想去探望李杭生姐姐的病情,但李杭生说老姐尚不知他商婚的实情,以为他跟严芳一直幸福地生活,又正值查出癌症。如果得知这些内情怕是对病情的治疗产生不好的影响,还是暂时不让她知道为好。通情达理的王荔让李杭生陪她在杭州玩了几天就返回了深圳。

杭州的同学们知道李杭生回来了,都以为李杭生是赚了大钱回来的,纷纷要李杭生请客,姐姐的自费药和营养品也是不小的数目,李杭生只好向深圳的王荔要钱。

王荔是比较大方也比较通情达理的一个人,她深知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为了李杭生的面子,她一万两万的把钱转过去,让李杭生在姐姐和同学面前不至于丢份儿。

李杭生后来发现这个王荔不小气,就经常跟她说别人要买他的指标,实际上就是暗示王荔给他的钱是应该的,不然的话他用这个指标也可以弄到四五十万人民币。同时他还借口被罚款了、借了别人的钱还不上了等等,让王荔接二连三的给他转钱到澳洲,即使后来他跟严芳都有继续在澳洲一起生活的打算了,仍然不停地骗王荔的钱花,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五个月在杭州、深圳的奔波中很快就过去了。李杭生的姐姐做了几次化疗,病情没有恶化。由于得了这种恶性肿瘤,自顾不暇,她也没有精力去深究老弟为什么要在深圳往返。李杭生为了表现自己在澳洲并非穷困潦倒,对放在老姐手里的退休金卡连提都不提。

有一次姐夫说:“你回来了,退休金卡拿去提点钱用吧,借你姐的欠款也还的差不多了。”

“不用啦,你们俩退休金那么低,留着给姐姐治病用吧。做化疗营养品一定要跟上,一些自费的药等等该花就花,不要心疼钱,保住命比什么都好,我在澳洲能赚到钱。”李杭生故作大方地说。其实他回来花的全是王荔的钱。

到了该回澳洲的日子,王荔到深圳机场去送李杭生。

虽然因为姐姐的病情,李杭生没有很多时间跟王荔在一起,但他已经感受到了王荔的大方和善良。心想晚年跟她在一起倒也是不坏的选择,至少经济上不用捉襟见肘的。将来在深圳定居就可以了,这里的蓝天白云一点都不比澳洲差。他这个想法王荔也同意。

在机场李杭生跟王荔说:“等着我,我回去就搬到朋友那儿去住,继续制造分居的事实,因为分居时间长度还不够。再有半年多,就可以提出离婚了。离婚后满半年就可以跟你结婚了。”

李杭生曾经因为回国,把自己的车托付给一个朋友开着而被那人卖掉。为了防止再出现这种情况,他这次回国之前没有把车拖付给谁,只是临走的时候把车钥匙留在了桌子上。他知道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严芳肯定会用他的车。让严芳用他还是比较放心的,至少严芳不会给他卖掉。

在悉尼的金斯福德史密斯机场落地后,李杭生把澳洲卡装回到手机上,然后给严芳打了个电话,让严芳来接他一下。毕竟他有很多东西还在原来的房子里,如果想搬出去的话也要先回到原来的房子才行。

严芳接到电话的反应,完全出乎李杭生的意料之外,是那种久别的亲人突然出现的感觉。而当严芳在接机大厅接到他以后的第一个反应,更令他措手不及。

严芳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呜呜地哭了起来。在周边的旅客诧异的目光中,李杭生拖着泪痕满面的严芳,快步离开了接机大厅。

李杭生还沉浸在与深圳王荔交往的温馨回忆中,对严芳如此地热烈和盼望他回来的表现一时还理解不了,有点懵圈。李杭生想抽支烟镇定一下,一摸口袋才想起来打火机在上飞机之前都扔掉了。而严芳看到李杭生在摸口袋,马上歉疚地说:“哎呀,忘了给你买一只打火机带过来了”。

面对如此体贴的严芳,李杭生更加懵圈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