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2部 第102章 出其不意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3-30 13:53:17  浏览次数:197
分享到:

还有对这小高秘书,该回避的还是要回避。

这小子精灵得有点可疑呢。

“小高,这事儿你我都不宜出面,先不管他了么。冷飞这小子也是不省事儿,连那个小丫头的身份也没弄清楚,就借款。真是的么。”

“也难怪,余副很少带秘书出去,一般人哪里知道?”

小高笑嘻嘻的说:“活该他碰霉头上,老领导,你不觉得冷飞真是有点狂吗?”

“是吗?”邹副市长不动声色的望着高秘书,期望从他嘴里听到些意外的消息。“我可看到几次,冷飞和林地边走边谈,亲切友好得很。”

“哦!”

“还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在‘幻影酒吧’,曾亲耳听到冷飞夸过:这边海,邹副市长第一,我第二!惹我?不想活啦?”

“哦!”邹副市长支起了身子:“真这样说?”

“信不信由你,我是忠于职守。你说过,秘书是首长的耳目,是首长思维的沿续,工作条例中也是这样写着。”

小高微笑地看着他,指指凝固的屏幕:“这事儿做得很臭,很被动。明摆着余副是故意打草惊蛇,火力侦察,就应该马上顺势而为,放人解释,不是硬逞。”

“说得对!好小高,会思考么。”

邹副市长站了起来。冷飞岂止是有点狂?而是狂得不一般。这个边海赫赫有名的民营老板,一点不像他胞兄冷鸣那样,沉默寡言,含蓄内敛。

这点,邹副市长无须提醒,自是心中有数。

可是,真如小高所说,这小子不但和林地亲密接触。而且还在公共场合口出狂言,就走得远啦。

权威何必在嘴巴上?

有胆也不用公开叫嚣。

眼下,干群矛盾加剧,百姓仇富心重。你这样做,不是自犯众怒吗?小高秘书看法有理,对冷飞这次的鲁莽指责是对的么。

他忽然觉得自已是多心了。

高秘书确是忠于职守,忠心耿耿的。

这样想着,脸上浮起了可亲的笑容:“好,谢谢么!平时多注意点这小子。这些私企老板么,没钱时,灰溜溜的夹起尾巴做人;一旦发点小财,就不知天高地厚么。”

高秘书出去后,邹副市长想想,拎起了话筒:“林市长呵,我是邹副市长。”

“哦,邹副市长你好,有事吗?”

“余副是不是在你那儿啊?我找她商量商量工作呢。”“没在!是不是下基层去了。”“哦,打搅你啦,谢谢!”“不客气!对了顺便问问,我昨天给市局吩咐的事儿,有回话吗?”

“什么事儿啊?我不知道么。”

邹副市长闭闭眼,你有什么事儿,需要越给我这个分管常务副市长,直接给下面吩咐?

“我的一张信用卡在ATM机上弄丢了,内有五万块现金,不知市局查到没有?”“你的,信用卡?五万现金?”“嗯,是这样,请你给催催!再见!”

林地放了电话。

邹副市长则马上明白过来。

一准是余副这个老娘们告的恶状。可妙就妙在林地不提余萍,而是说自已的。他未必不知道,余萍已到市局找过小郑?

不可能!余萍一定会给他讲的。

可即然知道,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一口咬定是自已的?邹副市长思忖着,在屋里兜着圈子。

而在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郑局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蜷曲在椅子上,已经很久了。

和余萍的交易没做成,老婆几天没给自已好脸色。

想想前面已安了十几个人到教委,尽管实在觉得不好再对孙主任开口,可还是拎起了电话。没想到那一向低眉顺眼的老头儿,竟然有些发火了。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郑局长,干脆这个教委主任你来当好了。前面的十几个人,还尚且项着空名,吃空缺,下面怨气冲天。现在又来啦?请问,你让我往哪儿安?”

倒噎了他一大口闷气。

回到家,就照自已想好的借口,给老婆和和气气的解释一番。

可正在看电视连续剧的老婆,一下蹦起来冲他吼叫:“我顾全大局个屁!香肠腊肉都给我妈我姐我哥了,怎样还给人家?还有那水果不是都削给你吃了吗?谁还一个劲儿的夸奖水多新鲜好吃?”

“我当初就劝你不要收人家的,有钱哪里买不到?”

郑局也有些冒火了。

“好歹你也是个社保中心副主任,厅局级干部,怎么尽贪这些小便宜?再说你那一家子,什么都敢要,什么都敢收下?讨厌死了。”

说起老婆那一大家子,郑局心里就有气。

浩浩荡荡八九口人,虽说都混得不错,可总盯着自已这有一个公安局长妹夫的小妹要东西。

大到家俱,电器和现金。

小到腊肉香肠及水果。

老婆呢,又总是乐此不疲,高高兴兴,还开导郑局:“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施舍给家人,说明我们有能耐啊!施舍是一种幸福感啊!”

现在,老婆一看平时都忍气退让的局长老公,居然敢冒火了,不禁大怒。

以致于一下满脸通红,烦躁万分起来。

郑局一看,忙退了出来,躲进了自已的小屋。老婆有“三高”,一点急怒不得。作为边海赫赫有名的市公安局局座,郑局回到家就为成了小绵羊。

因为他,挺喜欢和将就自已的结发妻子。

这个问题还没完,那边齐院的电话打来了:“郑局,那个人活得很阳光灿烂呵。”,郑局一时没回过神:“什么阳光灿烂?为什么?”

“不为什么,打搅你啦,呵呵!”

那边放了电话,郑局才猛然想起,忙紧跟着一个电话打过去:“那事儿,办妥了,你上网看看吧。”

“嗯,好的,我看看。”

刚歇一会儿,卫检的电话又跟来了:“郑局呵,上次提的合作一事,怎么还没回话啊?”“现在我这里都很忙,再隔段时间吧。”

郑局闭闭眼睛。

他的眼前,浮起于娟纯真可爱的模样:“忙过了这段时间后再说吧。”“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郑局,你很清楚。这有致于我们公检二家的业务和感情,能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对你有什么损失呢?”

卫检在那边冷冷的回答:“二百万,不是个小数目呢。”,砰!扔了电话。

如此,郑局几夜都没休息好,所以一到办公室,便闷闷不乐。

今天的工作布置完后,想想,再也没什么遗漏的,打发大家忙去,借口要商量公事儿留下秋副,关上了房门。

“那事儿办了?”

“办了。”

“点击率正疯长呢。”秋副斜依在椅子上:“跟帖如潮,你没看?”,郑局拍拍自已额头:“这几天被老婆搅昏花了,真还没看。”

秋副就捏住无线鼠标动动。

蹲在墙角与电脑联接的超大液晶平板电视屏幕上,现出了一本书模样的帖子。

帖子正中是四个大字“我与姗姗”,一页翻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上天即然安排我与姗姗相逢,我就得尽情欢愉享受人间美味。特此记录,如果能够出版,当是当今中国的《查太莱夫人》,”

接着,一面页页的翻下去。

“2××年3月8日:在××宾馆,我和姗姗第一次作爱。好家伙,她居然还是处女,那宝贝又紧又温,真是太好了。”

“2××年4月25日:姗姗真是个迷人的妖精,性欲太强了,一晚上居然纠缠着我不歇。虽然累坏了,可我认为一个字‘值’!”

“2××年9月11日:姗姗同意了我的请求,找来了另一个漂亮女孩儿,我们三人玩得痛快又尽兴。虽然给了女孩儿一千块服务费,可我还是认为一个字‘值’!”……

对这些事儿本不是多感兴趣的羞郑局,看得呵呵直笑。

然后,坐在沙发背上,抱起双手:“不错!不过,到现在怎么还没多大动静呢?”

“前天深夜才上的网嘛!不忙,我料想过不了今天,就有好戏看了。”“你保证网友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

秋副笑着扬起指头:“头儿,你忘记我们是干什么吃的了?”

于娟打电话过来:“郑局,有个老板说是小桂介绍来见你,见不见?”

郑局有些诧异:“小桂搞什么鬼名堂?什么老板支到我这儿来?”“一个外地人,听口音是好像广东那边,说是投资什么的?”

“投资?投资找市改委么,呃先别忙,你出面和他谈谈。”

郑局对秋副说:“先不要声张,看看他投什么资?有多大规模?”,秋副就出去了。

郑局则坐着纹丝不动,脑子里一下回到投资这件事儿上。

虽然公安部和国务院一再严厉禁止,可下面各个分局或多或少都跟地方经济有联系。最明显的就是先锋区的小桂和水龙头区的小谢。

一个借口训练保安联防与区政府掛勾分成。

一个借口搞好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派警员充当区里几个纳税大户老板的保镖。

其它各分区呢,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此,就出现了这种怪事儿:市局的干警都愿意往各分区局调;而各分区局的干警,却不愿意到市局高就。

典型的例子,就是市局计划处差一个副处。

经过局组织处认真考察,专题开会研讨,决定水龙头区分局的曹副局,一个比小谢局座大不了几岁的警官最合适。

于是,一纸盖了大红鲜章的调令,由局组织处正式下发。可是,曹警官不愿意,迟迟不到位。

组织处多次催问无果,暗地一打听,原来人家现在的收入,是高升了局副处的三倍。调令已下,却遇到了反抗者,组织处的面子和权威悬在了半空。

事情反映到郑局这儿,郑局也只有感叹和冷笑:“还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呢?他妈的,居然为了钱,连官儿也不当了。”

结果,曹警官挨了个党内警告处份,留了下来……

财政拨款就这样,数着人头给钱,一分不多,一文也不少。

可现在的钱不经用么,再想想各分区局的富裕和好日子,市局里有人心理不平衡了。作为局长的郑局当然知道为什么?也想了些办法,可毕竟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说白了,想的一些办法,比如充当美丽美食城的后台老板和保护人,入股分红,因为量不大,也只能照顾到副局长一级。

众多的处科级和内外勤云云,只有干瞪眼。

由此,引得大家的牢骚满腹不说,还给该死的卫检抓住了把柄,老嚷嚷着要结案要结案的……

“郑局!”

“谈啦?”“谈了!”秋副站着就汇报:“是广东老板,想在水龙头区开一家大型娱乐场所。”

“这不又是一家美丽美食城么?”郑局若有所思的看着助手:“现在这事儿还搁起的呢,又来一家?得想想,得好好想想。”

秋副何其聪明?

马上就说:“卫检算得了什么?连吃带包还要闹?干脆废了他。”

事实上,这也是在郑局脑子盘旋的一个想法。他深看助手一眼,浮起满意的笑容:“这事儿先别忙!带了多少钱?”“他自已说有一千万。”

“一千万能做多大的事儿?”

郑局不屑瘪瘪嘴巴:“一个大型娱乐场所,没一个亿,谁敢动?”

“他说在广东自已的家族帐上,还有一个多亿的资金可以提现。”“吹牛吧?再说,这头肥牛,小谢那家伙怎么舍得吐出?”郑局不相信,打个呵欠。

再拍拍自已嘴巴:“秋副,我今天左眼皮儿直跳,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右眼跳岩,左眼跳财。这不,广东老板送钱来了么?”秋副笑道:“我看,还是让他进来谈谈吧,咱们也学学区局为干警谋点福利。”

“不!秋副你错了,不能为所有的干警谋福利。那样,最后倒霉的只是我们自已。真到那时,没人会出面为你说话。也没人说你做得对。所以,要谋,也只能给少数人谋。明白吗?”

秋副古怪的一笑:“当然!那么?”

 “你去谈吧,我刚才说的具体方针就是这点。合作经营,入股分红或者不出面分成,方式你去谈,去吧。”,秋副就又走出去。

当他回来时,敲门道:“郑局,你看谁来啦?”

郑局抬起头,意外看到林地和邹副市长正并肩跨进来。

分管领导邹副市长常来常往,如进自已家门,司空见惯。可这林地却一般很少来局视察,所以,郑局忙迎上去“哎呀,市长亲临指导工作,太感谢了。”

一把握住林地的双手。

林地呢,也乐呵呵的由他拉住,摇了又摇:“一直想来看看么!市公安局担负着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重任么。”

邹副市长也笑到:“林市长很忙,只能坐坐,看看,你汇报简短一点么。”

大家逐一一坐了下来。

管秘书和高秘书分别坐到各自领导身后,,抽出钢笔,摊开了笔记本。郑局瞟见了,暗自咕嘟:老领导这是怎么搞的?看样子秘书要做记录,事先也不通报一声?

余萍带着小鲜从邻市回来后,便和林地通了气。

没说的,这个打着“投资”的所谓公司,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犯罪团体。

只是,怎样证明邹副市长是其后台和老板?二人商量一阵,决定兵分二路。一路,由余萍以副市长名义,在报上点名批评冷飞违反法律,擅自扣留人的错误,逼其检查,打其气焰。

另一路,林地出面,假以读了余副的批评文章后,找到分管民营经济这一大块的邹副市长,询问相关事件,逼其检讨,抑其嚣张。

商量完毕,二人各归办公室。

还未进办公室,余萍就看见了小鲜一个人坐在秘书办里,乐不可支。

一路上哭哭啼啼,直到回了红市还不了然的小鲜,怎么突然这样兴致勃勃?余萍上前问之,小鲜就把电脑屏幕一转:“余副你看,前些月报纸尽在揭露和刊登什么性爱日记,我还不相信。现在,你看,我亲眼看见啦。”

小鲜秘书指着屏幕上的日记页:“你读么,多肉麻,多不知羞耻!”

余萍就凑过去,细细读读,再一看署名,大惊失色。

进了办公室,抓起电话就给林地作了汇报。林地听完,也打开了电脑。果然,一本典型的性爱日记,在网络上连载得热火朝天。

一气读来,果然字字肉麻,行行下流无耻。

林地恼怒得拍了桌子,并让小管马上打电话找邹副市长。

邹副市长不信,让高秘书打开电脑看看。不一会儿,小高的电话打了进来:“确有其事!老领导,公检法是你分管范围,我觉得争取主动为上策。”

于是,邹副市长好一阵不吭声。

赵副院与他并不熟,相反,他还很有些看不惯赵的张扬。

比如,在自已面前标榜年富力强,言谈举止间轻狂自得;又比如,动不动就说什么让贤啦知趣啦,让自已听了敢怀疑他是另有所指。

并且邹副市长也知道,赵副院野心勃勃。

一直看不起自已的顶头上司齐院长,欲取而代之,这在市法院是公开的秘秘密。

不过说实话,邹副市长自已也看不起老态龙钟的齐院,尽管自已仅比他小一岁。再者,他一向对法院没好感。

总觉得天下本无事,庸人尽自扰。

世上的事儿,都是给这些讼棍弄复杂和搞坏的。

还有,他觉得自已并不太需要法院。想着,就给林市长挂了电话:“林市长,我查了,确有其事么。真是想像不到,一个共产党的法院副院长,居然如此下流无耻。

比资产阶级和黑社会还不如么,我愤怒!我抗议!这种败类, 我耻于与之为伍,建议市府从重从快处理此事么。”

那边,林地在电话里沉吟一会儿。

然后,简短的说:“我同意!这样吧,我们一起到市公安局看看终端,听听他们的意见再说。”,

于是,一正一副二个市长,直奔郑局而来。

郑局哪知个中缘故?

虽一直在埋怨恩师没提前通知,但毕竟是市长驾到,也只得打起精神,忙忙碌碌的招呼着,脑袋中紧张的盘算着。

林地坐下后,直截了当的问起性爱日记。

郑局这才放下心来,作出义愤填膺之神情。

“我正在和分管网络公安的秋副商量呢,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和市级法院副院长,能干出这类匪夷所思的小丑事儿?真正是腐化坠落,不堪救药。这样的腐败份子,还能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上吗?”

林地听了,想想。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又怎样证明这个署名赵某某的人,就是市法院的赵副院?”

秋副回答:“前天深夜一点多钟,我照例巡察网络发现的。本想屏蔽,可细细一看是市法院的赵副院,觉得这个问题太严重。第二天一早,便给郑局长汇报了。”

“有巡察记录吗?”

“有,这就是。”

秋副从一边的文件箱,拿起一本厚厚的登记本,双手递了过来。林地接过,翻翻,点点头,然后递给邹副市长,再一次问:“问题是,你们怎么能证明这个署名赵某某的人,就是市法院的赵副院?”

林地慎重的扬起眉睫:“或许同名同性呢?不要弄成了冤假错案。”

可没想到在座的相对看一眼,都笑起来。

“怎么?”,小高秘书伸过身子,悄悄付着他耳朵说:“林市长,这个赵副院平时就是这么做的。日记里的姗姗,是分到法院才半年的书记员。这事儿,大家都知道。”

“哦!”

林地惊奇的扭头瞧瞧他,又看看大家:“大家都知道?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么?”

管秘书也俯下身子,轻轻说:“这事儿,我也恍惚听说过。”“哦?你也听说过?”林地咧开了嘴巴:“就是说,这事儿,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是的!”,邹副市长看完了巡察记录,将它扔还给郑局。

一面表扬道:“这事儿做得好!现在,网络科技倒是发达么,可是一些犯罪份子和腐败份子,却利用网络来进行自已的违法活动么。

比如这性爱日记,他妈的,你二个狗男女要乱搞,闷着就是了么,干么非得散布出来抖给众人娱乐?这是典型的写黄散黄犯罪行为,非得严厉处理不可么。”

林地淡淡的看着邹副市长,脑子却在飞快盘算。

按潜规矩和老习惯,一个分管领导或部门头儿,总是对自已掌管下的人或事,持包庇态度。

就邹副市长个人德性而言,这种包庇更甚。

何以现在这事儿一经揭露,就马上表态要给予严厉处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和隐情?

再说始作俑者郑局,巴不得二个头儿马上做出决断,一了百了。

如果赵副院如约而倒,那齐院就会遵守承诺,把所有的揭发检举材料交给自已销毁。这样,亲爱的的老婆就会安然无事,化险为夷了。

想想老婆为了区区香肠腊肉水果类农产品,扭到自已闹哄哄的模样,他就感到好笑又骄傲。

老婆老婆,你可真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抓大放小啊。

你怎么知道你干得好事儿,如果不是老公我拦着,你早进了牢房?

眼见轻易就搧动得邹副市长愤慨不已,他得意的笑笑,拿眼去瞅林地。毕竟,要处理一个市法院的副院长,市长的意见更为重要。

可是,他却发现,林地陷入了思忖。

因为不在一个层次,郑局和林地并没大的联系和接触。

不过,他暗地里觉得这个林市长不是个愚蠢之人。仅从他刚来边海时砍的那三板斧和渐趋渐近的忍耐与漠然,认定此人刚柔兼备,顾全大局,意志顽强。

与嚣嚣张张自以为是的恩师比起来,更具有成大事的王者气概。

弄不好,恩师还要败在他手下。

当然,恩师不能失败,自已的一切都是和恩师拴在一起的。换句话说,如果自已要改换门庭,投到林地麾下,他还不一定要接纳。

这种意志顽强的人,内心世界也相当丰富,具有更高层次的视野和追求,并特别看得品质和道德。

自已的品质好吗?

自已的道德高尚吗?

郑局怅然若失,唯轻摇头而已。那么即然如此,就只剩下紧紧跟着恩师一条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了。

见公安局长直直的盯住自已,林地朝他微笑一下。

然后问:“郑局长,我上次你吩咐你的事儿,办得怎样了?”

大家一楞,明白和不明白的都眨眼。慌乱中,郑局更是脸红耳赤,顾不上细想,竟然脱口而出:“找到了。”

“哦,找到了?那我先谢谢你啦!”

林地高兴的朝他笑到:“到底是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啊!看不出来,你这个公安局长,真没白当呢,挺能干的呢。该表扬该表扬。

林地朝邹副市长点点头:“强将手下无弱兵么,我早说过,邹副市长都这么敬业能干,手下的人,必定也称职能干么。”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邹副市长,这才回过神来。

皮笑肉不笑的付合:“是该表扬是该表扬!林市长提醒得对。”

“可是,我觉得不能因为我是市长,一报,你就迅速破了案。”林地又转向郑局:“公安公安,保民平安么!除了市长常务副市长,其他的不论是官儿还是平民,都应该一视同仁。

接案就要全力破案。让市民真正有安全感信任感,真正相信我们的公安机关。从而更加热边海,推动边海维稳局面的进一步发展。郑局,你说是不是啊?”

郑局也只好皮笑肉不笑的点头。

此刻,他真想自已掮自已几个耳光。

他妈的,当众把自已笼起了。这下好啦,拿钱吧。事实上,区区五万块钱,对他来说倒不重要。

重要的是,当着恩师出了这个洋相,让恩师和兄弟姐妹们嘲笑了。

邹副市长呢,心里悻悻然得很。

知道郑局着了林地的套儿,眼睁睁的看着他往套儿里跳,自已毫无办法。心里的那股无名火,翻腾而起。

“即然找到了,你就交给林市长吧。”

他恼怒朝向郑局,眨着眼睛皮儿:“‘是真的找到了么?没记错么?”

可惜正在生自已闷气的郑局,竟然忽视了恩师递到自已嘴边的托词,反倒是认真的点点头:“好的!”

郑局抓起了话筒:“办公室吗?我是郑局。哦,请你把那追回的五万块现金送到我办公室。嗯,马上,好!”

“好啦,丢失的钱能找回来,说明我们市局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是值得表扬和相信的。”

林地高兴的敲敲桌面。

顿顿,又说:“关于性爱日记问题,初步想到一个处理方案:当事人即日停职检查,调离法院工作。当然,这个方案还得回去后,经常委们讨论决定才能正式宣布。”

室内一片寂静,管秘书和高秘书低头急急的记录。

秋副坐在临窗一侧,拧着眉头在思忖什么。

郑局似喜非忧,微微垂着头,眼皮儿轻轻颤动。邹副市长和平时开常委会一样,抱着自个儿的一双胳膊肘儿,正襟危坐,竖耳细听,微闭双眼……

“还注意有个重要问题,性爱日记必须彻底删除原始记录,任何人不得扣留或扩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