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只小猫咪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2-06-18 11:40:25  浏览次数:83
分享到:

对于如何养好宠物我一向是缺乏知识的,生为一介草民终日里为生计和养家奔波劳作,已经够累的了,且因我平常拙于清洁打扫,所以豢养宠物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加上有过一次眼睁睁看着我家养过的一只可爱的小兔,临终时钻进自己刨的土坑里喘息着在痛苦中死去的经历,那种无助而哀伤的感受在心中萦绕了许久。因此面对小动物们,我常常是畏惧多于喜爱。

然而根据佛家的说法,逝去的生命并没有断灭,它无始无终,轮回于六道之中,而且动物和人的前世今生,也是很可有机会相互转换的。对于这一点我虽然始终是将信将疑,但的确找不出否定它的证据,随着生活阅历的丰富,内心里对它的肯定成份倒是渐渐地多了起来。 

前一阵,我家不期地来了一只小猫。 

一天清早,我去到厨房准备早餐,忽然发现通往内院的门外面的露台上,有只小花猫扒着纱门冲我直叫,牠看上去不大,身上是由白色,橙色和黑色组成的斑驳的图案,很是漂亮,牠就像是早已和我相识似的,目光中闪烁着喜悦和渴望。我惊奇地看着这只以前从未见过的小猫,牠显然不是邻居家的,邻居家的几只猫咪我都认识。而眼前这只猫咪的动作和表情不大像是一只普通的猫,牠用前爪不停地拨着拉门的铁框,还用头使劲地摩搓着,像是早就对这里很熟悉,知道如何可以把门打开似的。我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一时间怀疑起眼前的情景是否是真实的存在。思忖良久,猜想着这是否预示着什么样的征兆,忽然间我忆起这一天,刚好是我的一位朋友的周年忌日,前几天还有诗友为她写了追思的诗作。想到这我不禁头根发凉,出去办事时也悄悄地走了另一个房门。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猫一直呆在我家,牠白天就蹲在门外静静地向屋内张望,每每见到有人来到厨房,便兴奋起来,站起身两只前爪和头并用,又是想要开门的样子。当厨房里长时间见不到人的时候,牠便趴到旁边的藤椅下面休息。到了晚上就钻进露台底下的小储物间过夜,丝毫没有要离开我家的迹象。如此一直持续了两三天,小猫显得有些疲惫了,看上去有些憔悴,但当见到有人出现时仍旧兴奋地扒着纱门轻声地叫着。这时妻子和我方才意识到几天来牠大概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也没有吃过东西。对于有关猫咪方面的知识一片空白的我们,开始征询亲友们的意见,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应对。人们告诉我们,家里来了小猫是好事,是招财的征兆,要好好地喂牠。我于是赶紧去超市买了一袋猫食。妻子对小猫也是非常的喜爱,我们轮流着喂牠。但小猫对食物的兴趣似乎并不大,每每只是心不在焉地吃上几口之后,就忙不迭地和我们亲热起来,牠的头摩搓着我的裤脚和鞋子,轻声地“喵喵”叫着,分明是在表达着某种意思,当牠抬头冲着我直视的时候,那深邃而执着的目光像是能看懂一切。真难相信牠只是一只小猫!

后来从孩子那里得知,猫类是有自己的语言的,而且牠们在同类之间做沟通时的叫声其实是挺粗声大气的,只是到了人类面前,牠们因为担心人们听不懂,才发出和哄Baby时一样又细又柔的“喵喵”声。我于是更觉小猫可爱,渐渐地和牠熟悉起来,我们彼此越发的亲热,牠俨然成了我们家庭中的一员。

很快,牠还有了个男朋友,那是邻居家的一只白猫,牠们时常在我家后院里对视,嘶叫,那叫声全然不似对我们发出的柔细声响,而是一种成熟的,不容反驳的下命令似的嗓音,那大概是牠们正在用自己的语言谈情说爱。

似乎又是一种天意,一日,一张带有小猫彩色照片的遗失广告被孩子在屋角发现,上面标注的走失日期是一个多月以前。通常这类被塞进信箱的小广告都会被我们随手扔掉的,但这一张却留在我们的房间里一直等到了现在。既然知道了小猫的来历,虽然心中有些不舍,还是为牠高兴。妻子拨通了失主的电话,当接听电话的女士弄清了电话的来意时,先是沉默了好几秒,接着只听得一声尖叫,显然是在冲着什么地方大声的呼唤:“Mum, someone found her, Helwe is back!” 接下来听筒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再次传来女士激动的声音:“Oh my Darling ,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 That’s my baby, she is my world! I don’t know how I will sleep tonight!”

平日里女主人直接称小猫为女儿或是公主,Helwe是她给牠起的名字。她的家并不在我们这个区,而且距离相当的远。一个多月前因小猫的腿部受了伤,主人带着牠来我家附近的宠物诊所看病。不想小猫受惊跑出了诊所,从此丢失。主人因而茶饭不思,她在Google上查看了诊所附近的地形,逐个统计了我们这个区的民房数目之后,便精心打印了一张彩色的寻猫启示,并用塑料膜封装好,在白天忍着饥饿挨家挨户地向信箱里塞。然而一个月过去了仍杳无音讯,就在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的时候,出乎意料地接到了我妻子的电话。她当即和她的母亲一道驱车从二十公里以外赶来,电话中我妻子并没有告诉她们我家的具体门牌号,说好等她们到了她会出来迎接她们,可是当车子开到我家附近,她的母亲非常肯定地说就是这家。看来,无论身为猫还是人,情到真处他们的灵确是相通的。 

尽管来者是昔日的主人,小猫还是有些胆怯,躲到了露台下面。主人母女是来自中亚地区的移民,身材比较高大,嗓音洪亮,她们说她们曾多次去过中国,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还出示了一张在中国拍的身穿贵妃服的古装照片。有这样一位喜爱中华文化的“母亲”,而小猫又对我们这个华裔之家情有独钟,这是否意味着其中有着某种联系呢?母女二人在露台上和我妻子聊了好一阵,仍不见小猫出来。为了不使小猫受惊,她们共同想出一个办法,将带来的小笼子留在了我家,说好喂牠时就将食物放进笼子里,等小猫习惯之后,再将笼子盖好,让主人取走。如此我们又精心照顾了牠好几日。小猫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虽然和我们很配合,乖顺地从那只小笼子里进进出出,但看得出,牠变得深沉了许多,尽管大部分时间牠依然只身蹲在门外向屋内张望,但当见到我们出现在厨房的时候,不再是兴奋得立刻冲到门上,牠的动作缓慢了许多,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分明多了一丝不舍甚或忧伤。

587d1e80bbf84b7c459c8ac274b5a93.jpg

几个星期的时间就这样转瞬已逝,小猫回到了牠原来的主人“妈妈”的家中。在牠被接走的那天,我开车回家,下车时发现那只白猫正蹲在路旁,见到我时,便走过来“喵喵”地轻声叫着,似乎是在向我询问女友的去向。

因着这只小花猫,女主人母女和我妻子也成了好朋友,日后她们发来了照片,小猫在房间内占据了一大片领地,牠正舒适地安卧在一个软榻里面,周围摆满了各种玩具,她们的确待小猫尊贵如公主。自从知道了养宠物的人多具爱心以后,每每遇到这样的人,我的心中便生出几分亲切感,看到女主人如此倾心地呵护着她的宠物,内心里被深深地打动,也为小猫能有一位这样的“妈妈“感到庆幸。而我与小猫的这段缘分莫非也算就此完结了吧。抬眼向门外望去,那日夜蹲守着向房间里张望,一见到有人出现就站起身叫个不停的毛茸茸的身影不见了。小猫来访的几个星期就像是生活中的一段插曲,曲终过后一切复归原样。或许,我今生再也不会与牠重见。可是,我们相处的那段时光分明是生命中拥有过的曾经。其实,人生的种种过往,岂止如这只小猫的来访,这世上的一切,还不都是像梦幻泡影,如朝露,如闪电,捉摸不到,把握不住?梦尚可以重做,而生活中的经历,乃至今生本身,过去了就再也不能复回。梦与现实,哪一个更真切,哪一个更可靠呢?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人生若镜,彼此照见了就是缘分,我相信那小猫不会是无缘无故来到我家的。而我们与那两位素昧平生的“妈妈”母女,“妈妈”母女与她们失而复得的小猫,不也是一场更大的因缘?既然相遇给我们带来了幸福,便是一种幸运。真想知道,这样的缘分是否可以带到来生乃至生生世世?

佛说,所有现象的形成与灭尽,均如幻变,一切都不过如浮沉光影,了不可得。的确,从生而为人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我们生命之中的任何过往经历,都无法存留,会像梦境一般随风而去。而未来,亦将似浮云流水,不能有瞬息的把握。所幸作为生命,我们所拥有的那个灵妙光明的自性是永恒的,在这个不变的真常当中,不必执念于追求那一切无住的生死与迷悟。这样看来,我们与小猫的自性应是永存的,灵明充满了天地之间,可以超越时空,纵情驰骋,这已经足够了。 

9024b0e4b44bdb13d6575bb70b3674a.jpg

适逢端午节期间,一盘热腾腾刚出锅的粽子摆在了餐桌之上,在干冽的冬日的空气里,那水蒸气也别有一番具象,它在空中凝聚成了几缕薄纱一样的白雾,像是寺庙中袅袅的香烟,轻柔而上。莫不是,这盘中的粽子,以及粽子背后诸多的神灵,也都见证了小猫的到访,纷纷来为牠施以祝福。


上一篇:病的思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