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疫情高温2002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9-10 15:45:10  浏览次数:188
分享到:

时代的每一粒灰尘,落在个人头上,都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以前对于这说法,我根本就不以为然,嗤之以鼻。

不说现在的社会时事,有着太多的调侃,鸡汤,段子,恶作剧,只看那全世界浩浩荡荡70多亿的人们,那粒灰尘就真是会落在我头上?拉倒吧,忽悠呢。然而,现在,唉!嘿!嘿嘿!我只感到打脸,周身发烫,茫然四顾,后怕不已,。

当我在键盘上嗒嗒嗒的敲下这段话时,窗外凉风徐徐,树叶窸窣,空气宜人。窗外又有了熟悉亲切的戏谑声。抬头望去,几只久违了的麻雀,正在枯木逢春的树干上活蹦乱跳,叽叽喳喳;不远处小区的小池塘边,又传来青蛙呱呱呱的欢叫,天上地下,盎然生机……

此时,2022年8月30日星期二,中央气象台和手机上的气象APP,预报都是:25度/21度,空气优19,小雨转阴。小雨还没来,那天,倒的确凉爽宜人了。想想不过就在二天前,窗外还一直暴日高悬,烈焰灼烤,树木茸拉,枯叶脆卷,除了小区门口的高音喇叭,一遍遍的在呼喊:“接区防疫指挥部通知……”凡是活的能出气喘气的,基本绝迹,真是恍若梦里。

重庆,北纬29.35,东经106.33(市城区),是中国继北京,上海和天津后的第四个直辖市。重庆市位于我国内陆的西南部,地界东临湖北省和湖南省,南接贵州省,西依北靠四川省,东北部与陕西省相连。辖区东西长470千米,南北宽450千米,辖区总面积8.24万平方千米,为北京、天津、上海三市总面积的2.39倍,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城市,其中主城建成区面积为647.78平方千米。

和世界上所有著名或不著名的城市一样,重庆也有着许多人文景观,显著地理特征。从我记事起,重庆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儿“热”,二个字儿“闷热”。四川盆地特有的地貌,让重庆这座倚山而建之城,一到夏天,就与众不同的闷热。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这是大千世界固有的生态平衡,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自然规律。

要说热,太平世界,同此凉热。重庆特有的闷热,却堪称世界一绝。

记得儿时每到夏天,邻里和自家就得晕头转向,忙忙碌碌。那时,住房条件不好,一座四层鸽子楼,每层楼,都是不知自何年就露出了木质条纹的木梯和木地板,踩上去吱嘎作响,险象环生,却和这座简陋的鸽子楼一样坚韧,默默地矗立在清贫之中,从没塌陷出事。

夏天每个清晨黄昏,每层楼就充满了浓郁的烟火气息。黄昏晚饭后,也就大约六点多钟,火球似的太阳还高悬在天空,各家的孩子们,就纷纷开始了端盆舀水,细细且均匀地浇在自家门口的木地板上,以便被濡湿的木地板散热后,铺上宽窄不一的凉板,晚上睡个好觉。

被太阳一整天闷烤得发烫的旧木地板,一遇凉水,便腾起缕缕水蒸气,在大大小小的光柱中,散发七彩,煞是好看。


上一篇:窗内窗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