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35章 男耕女织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9-14 10:55:30  浏览次数:170
分享到:

“爸爸,你说一句真心话,你雇用阿文,从来没有赞扬、喜欢过阿文吗?阿文去苏家湾,在芝溪竹行,为什么那么受乡亲们欢迎,到肖塘又那么受男女老少称赞,你知道吗?爸爸你扪心说说,阿文啥些地方做得不好,不入你的法眼?假如文哥很有钱,你会不答应把女儿嫁给他吗?会不承认他是你女婿吗?爸爸妈妈,女儿会让你们相信,再过几年我们会比二姐家,比大哥家过得都好!”

“没有假如,就看眼下,眼下陆阿文和我家相配吗?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富家千金嫁一个穷雇工,成啥体统?被人家笑死,被人家吐口水淹死!归根结底一句话,你们两个门不当户不对,就是不配,我更拉不下这张老脸,我还要出门走走,做做生意呢,这下好,我抬不起头了,怕人家吐我这张老脸!”老道士气咻咻地扭转头,厉声喝道,“小大,转船,快点回家去!”

欸乃一声,小大摇橹,徐二宝老夫妻俩乘坐着小摇船逐渐远去。

眼瞅着父母的小摇船愈走愈远,渐渐消失,巧林怅然若失,心痛不已。原本以为,父母会因为爱女心切而冰释前嫌,一家人重归于好,哪知道老爸这么势利,这么重门第,把面子,把门当户对看得重于情亲!嫁人难道是嫁门第,嫁权势,嫁钱财吗?论人品,讲才能,阿文难道不是远远在牛敏敏之上吗?阿文人见人夸,老爸以前对他不也是赞赏有加吗?可是……这世界,钱眼里瞧人,说到底实在是太势利,太炎凉,太薄情!这世界,穷苦人过日子起五更睡半夜,可是怎么依然生活得这么艰难呢?

“老道士太爱面子,他一时间难以接受阿文,过段时间会想通的。交给时间吧,巧林,只要你和阿文的生活过得好了,他会回心转意认你这个女儿的。”戈队长耐心地劝导巧林。

“巧林,戈队长说得对,只要你们过得好了,老道士会回心转意的,耐心等待吧。”章医生也说。

巧林点点头,滚烫的热泪顺着娟秀的脸庞又似断了线的珠子那般滚落。

“林妹,对不起,阿文害你受苦了。”阿文非常内疚,又无能为力,“我会加倍努力的。”

“这不是你的错,文哥,我们没错,都是小日本侵犯我中华祸害的。”

“喔,章医生,我送阿文巧林回家,你和糜大伯先回后方医院。”戈队长嘱咐着,又扭头问阿文,“阿文,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

“上过药,应该没有大碍了。”章医生接话说,又叮嘱阿文,“不过,天气热,得小心发炎化脓。过几天,有时间再来后方医院,你们俩都得小心自己的身体。”

于是,在这处三岔河口,两条船靠拢,章医生去了小摇船回红浜,阿文搀着巧林上了小汽艇,戈队长送他俩回丁湾。

“再见!”两条船上的人挥着手互相告别。

小汽艇在水上飞驰,戈队长很快就把阿文巧林夫妻俩送回了丁湾。

分别时,戈队长嘱咐:“阿文巧林,有事去后方医院走走。有‘江抗’,牛大兴他不敢轻举妄动的。再见!”

“戈队长,谢谢您!再见!”巧林的眼眶又湿润了,在巧林心里“江抗”胜过了亲人。一年来,遇灾受难,都是“江抗”及时而又坚定地给予了自己和阿文最温暖、最可靠、最有力的支持。不是亲人胜如亲人哪,夫妻俩由衷地感谢胜如亲人的“江抗”,深刻铭记“江抗”刻骨铭心的深情厚谊。

兹事,由于“江抗”助奸队出面干预,鼎力相助,牛大兴以及大头、胖子们吓得魂飞魄散,因而不得不从此夹紧了尾巴,不敢再骚扰、加害阿文巧林。牛大兴黑狗子们特怕自己也像冯心支那样陈尸街头,他们惧怕“江抗”,为求得小命平安无虞,纵然做个两面受气的缩头乌龟又何妨呢?

几天里,“阿文巧林获救了!”“‘江抗’戈队长亲自送阿文夫妻俩回家丁湾!”这些消息像一阵吹过田野的春风,在丁湾,也在茆河、芝溪,甚至在新浜都广为传播,关心着阿文巧林夫妻的乡亲们,长长地舒了口气:“好人总会有好报!”“‘江抗’是老百姓的青天大老爷!”小莹南南等好朋友,更为夫妻俩的化险为夷而欢天喜地。徐婶颤巍巍地下了床,可是走不动,就一屁股墩坐在了门槛上,脸上乐得笑开了花,红彤彤的夕阳照着她花白的头发,顿时使得徐婶也精神了,年轻了。

“江抗”戈队长出手解救阿文,亲自送阿文夫妻俩回家的故事,也成为了碧浦、茆河、芝溪等地老百姓茶馆酒肆,以及家家户户茶余饭后的谈资。同时,一首新编的山歌也在坊间到处传唱:“富家千金徐巧林,拒嫁小开牛敏敏。结识长工离家走,侠女品行人尊敬。‘江抗’援手老百姓,挫败黑狗坏良心。相爱之人成眷属,经风历雨见真情。”

“江抗”出手,打击日寇,严惩汉奸,小鬼子心惊胆战,走狗们闻风丧胆。其时,阳澄湖地区,二百多大大小小的汉奸狗腿子收到了“江抗”助奸队的警告信,阳澄湖县的议长、县长都被镇压,别说牛大兴们胆战心惊,阳澄湖周边的日伪,也被“江抗”神出鬼没的活动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巧林怀孕后,小莹、南南、四毛等等村子里的年轻人,交替着与阿文搭档踏车戽水。肚子渐渐鼓起来的巧林下地干庄稼活少了,可是心灵手巧的巧林在徐婶的指导下,学会了纺纱织布。一段时间后,巧林不但成为了丁湾村里的织布高手,而且学会裁剪、缝制衣服。巧林纺的纱,织的布,缝的衣服,去茆河镇出售十分抢手,然而巧林的手工产品大多数答谢了左邻右舍,村子里的好姐妹好乡亲。真心换真情,因而,邻里们都十分热情地帮助阿文做地里活。

岁月匆匆,转眼已是晚稻收割登场,随后播下的麦子也慢慢发芽出土,一年的收割播种终于在阿文的辛辛苦苦劳碌以及邻里之间的互相帮助下告一段落,秋庄稼也总算获得了不错的收成。

这可是阿文巧林走到一起,来到丁湾安家之后的第一熟收成,除去交地主的租,完政府的税,虽然所剩无几,但这毕竟是自家实实在在的收获,是小夫妻俩当家立业后的第一份成果,第一笔财富,意义非比寻常。小夫妻俩笑眯眯地捣弄着屋角落那一小囤新谷,盘算着增添犁耙等农具,置办台凳等家具,更计划明年的耕种。夫妻俩相信只要勤勤恳恳地劳作,勤勤俭俭地过日子,假以时日,家会不断地兴旺,业会不停地壮大,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一天中午,小莹和南南一起,又双双去阿文家串门。走到徐家场院,小莹听到了从草棚里传出来悠扬的二胡琴声。

“听这琴声,我猜应该是阿文哥的哥哥嫂嫂找到丁湾来了。”小莹拉着南南加快了脚步,赶紧走向阿文家门,果然,是阿文的哥嫂俩已落座在屋里头了,“唷,阿文哥的哥哥嫂嫂来了,兄弟合奏,阿文哥好久没有拉琴唱山歌了。”

“章医生的这把琴,都蒙上厚厚一层灰了。今天哥哥初次来,跟着哥哥练练。”

“阿文,跟老哥也客气?”小和说道,她正与巧林坐在床沿说话,一岁多的儿子乖巧地靠着婶婶玩挑线绷呢。

“小莹,快过来,正提起你呢。”巧林轻轻抚摩着侄儿,站起身,拎起了叠在床上的一件崭新衣服。

“林姐,这新衣服,送给我?”小莹羡慕巧林的手艺,玩笑似地说。

“是啊,林姐为你做的,当然送给你,穿上试试。”

“真的?太好了,我太有福气,好开心了!”小莹高兴得跳起来,赶紧脱下外套穿上,又拿起巧林的小圆镜左看右看,不住口地夸奖,“织布巧手,缝衣内行,林姐的手艺样样顶呱呱!”

“还用说?我家林妹的手艺,百里挑一,县女中歌咏队的校花,才女呗!”小和也是眉开眼笑。

“哇,漂亮,太漂亮了!”南南瞅着小莹,眼珠都睁得老大,情不自禁地夸奖道。

“南南,也有你的呢,来,也穿上试试。”

“真也有我的?”

“南南,这是林姐送给你和小莹的新婚礼物,满意不?”阿文搁下二胡,与小莹、南南说,“去屋外头走走看看。”

小莹和南南在阿文家门口,你瞧我,我瞧你,喜不自已。

“哇,了不得,好漂亮的新衣服。接下来应该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四毛走来了,他一开口就引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南南打个哼哼,满脸的笑容:“得再过几天呢,‘好日’我一定请你喝喜酒,但是轮不着你吆喝。”

农村青年男女婚嫁办喜事叫“好日”,“好日”宴请亲戚邻居朋友。如果新郎新娘同一个村落,新娘子家“好日”喜酒,就改在新娘子次日回门操办。操办喜酒,由厨师傅做菜,由茶担师傅供应茶水,并且兼任一个特殊职务——婚礼司仪。

三苟走来了,他也啧啧赞叹:“阿文老弟,你上辈子烧了啥高香,娶到这么个既俊俏又能干对你还爱得你死去活来的好媳妇?”

“要我介绍经验吗?很简单两条:先是唱山歌,我喜欢唱山歌,林妹也喜欢唱山歌,唱着山歌,我们俩就走到一起了;再呢,真心相爱,心贴着心,手拉着手往前走,就永远在一起了。咳,都怪那矮东洋,害殁了我老爸老妈,也害得我和林妹偷偷来了丁湾,还有害得我和哥哥嫂嫂又一年多没见面了。不过,阿文也算个有福之人,有巧林在一起,得到“江抗”的帮助……”阿文的话突然打住了,变为了一声叹息,“唉,我害苦林妹了,林妹跟我吃苦头太多了。”

“文哥,是我愿意的!今天哥哥嫂嫂在,说点高兴的,我们会好起来的。”巧林笑吟吟地与阿文说着,又与小和说,“和和姐,您说呢!”

“当然了。”

小和的话太低,被阿文的说话遮了:“我这是高兴呀,我有了家,有了漂亮能干的妻子,家里囤起了黄澄澄的谷子!”

“是啊,你们夫妻俩男耕女织。”南南拉过小莹,指着身上的新衣服,“大家多瞧瞧,我和小莹的新衣服,漂亮不漂亮?”

“漂亮,真的漂亮!”三苟装着左看右看,又面向巧林,“我媳妇想让我与林妹打个招呼——叫你声师父,向你拜师学艺。”

“苟哥眼红了?”南南不无得意地说,“那你先学唱阿文哥的山歌呗。”

“是啊,好久没有听文哥林姐唱山歌了,今天大哥大嫂也在,我们一起唱个歌,开心开心,好不好?”小莹提议。

“小莹说得对,我们一起唱个山歌。小莹先唱,我们兄弟给你拉琴。”阿传好高兴,兄弟落户丁湾,人缘那么好,日子也过得还真的不错。心里高兴,也赶忙捞了个机会说话。

“好的,只是我的山歌都是阿文哥教的。”小莹呵呵笑着,捋一捋额头的秀发,张口唱开了:“湖滨小村起歌声,师傅本是外乡人。做事勤快为人好,教我唱歌又做人。”

“嫂子,小莹夸阿文呢。”巧林高兴地与小和说,然后唱道,“阿文漂泊来我村,好声音吸引一村人。吾与文哥歌生情,生生死死不离分。”

拉琴的阿文连忙接上去边拉边唱:“外乡漂泊两年整,连累林妹受苦深。何以报答似海情,男耕女织做好人。”

阿传也接着唱了起来:“丁湾湖滨小乡村,待我兄弟情谊深。铭心刻骨记在心,感恩载德谢恩人。”

这座房龄才一年的小草棚,又一次洋溢起满屋子的欢歌笑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