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无景不成篇 无情不成句-序逯天峰散文集《静静流淌的心河》
作者:张奥列  发布日期:2022-10-17 10:32:02  浏览次数:181
分享到:

如果逯天峰没脱下军装,那现在就可称为军旅作家了,他在部队也曽拿过笔,在军报发过一些短文,也曾写过一些通讯文章。但真正进行文学创作,特别是散文写作,并且认真写,不断写,密集地写,那还是退役之后,并且移民澳大利亚之后的事儿了。所以,他进入文坛的时间,还无法与他的军龄相比。即便是这样,他一进入悉尼文坛,短短的几年间,便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写了几十万字的散文、诗歌,并获得当地中秋节征文一等奖。更为可喜的是,如今他还在中国出版散文集《静静流淌的心河》。

         是的,读天峰的散文,一定要静下心来读,安闲地读,轻松地读,随着他那“静静流淌的心河”,慢慢翻,细细品,才能咂出味道,悟出精要。

        天峰的作品,经常离不开“梦”的字眼,梦绕人生,人生如梦。但与其说是诉说寻梦与解梦的故事,毋宁说是传递追梦中的一种情绪,一种感悟,一种美好的思念,一种人生的感慨。

        因为很多时候,作者不是叙说一件人生经历中的某件具体事情,而是细描眼前所见的小景物,并将景物放大,写得很细、很美、很浪漫,让你去感受一个如梦似幻的画面,宣泄一股不可抑制的情绪。至于作品的旨意,全在于读者根据自己的人生感受,与作品此情此景连线链接,自由想象,自由领悟了。所以每每读他得作品,有如在欣赏一幅幅绚丽的风景画,有中国的有澳洲的,在一种艺术氛围下,展开自己的心灵空间。

         翻阅全书的三百多篇作品,你可以轻易地发现,天峰的散文写作其实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其笔法几乎总是一种格局,或者说是一种模式,即——写景、抒怀、寄情。

        散文写作,是文学创作中最为灵便最为多样的形式,文无定法,随心走笔。散文怎么写,全在于作者的气质、品位、趣味、心态、情绪与感悟。它可以有时空与心境的变化,也可以有性情与习惯的定格。不过,从研究的角度归纳起来,散文写作大体上也离不开某种程式。

        一般说来,散文大约有四类常见的、有代表性的基本写法。

        一类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白话文”的淘洗,以朱自清、周作人为代表的闲适散文脱颖而出。朱自清的散文,多闲聊家常琐事,文笔质朴清丽,淡香疏影,没有华丽的辞藻,却于平淡中传递着真挚的情感。而周作人的散文,也注重个人的心灵观照,平和冲淡,古雅悠闲,闲适中见性情。

         另两类则出现在五、六十年代,以杨朔为代表的抒情式美文,以秦牧为代表的知识性随笔。这两种散文模式在中国最为普遍,最为流行,因为是中国教科书一直所标榜的写作典范,因而影响了一代人。杨朔的散文,重在于情意,见景抒情,托物寄情,以诗意之美而言社会之大志。秦牧的散文,则以讲古论今,趣谈博闻,哲理性强而见长,他把写景抒情与叙事议论融合起来,言近而旨远。

         还有一类就是八、九十年代,以余秋雨为代表的大文化散文应运而生,他将中国文学从政治层面回归文化层面,从文化深层透视社会万象,足游天下,博览群书,显示出一种大气势大境界,因而也风行一时。

        倘若以这四种散文套路去比照,天峰的散文,大抵接近于杨朔类的抒情美文,讲究语言的琱琢,讲究行文的修辞,讲究诗意的韵味。

        作者几乎每篇文字都充满对句、叠句、排比句。诸如,“清溪……”之后,必跟“洁水……”,“小桥流水……”之后,便有“石巷瓦舍……”之类相对。他写荷塘,用一连串的叠句:一抹清影,一捧清香,一塘清幽,一夏清凉,以句子叠加的重复性构成了一种梦境醉意。

         所谓排比句,即三个以上意义相近的句子并列铺陈,让抒情更炽烈,让层次更分明,让节奏更明快。天峰的散文,句子的排比,段落的排比,简直比比皆是。

          先看句子的排比,写蓝山脚下的小镇,他用“体验不尽的是春色的柔情,吟咏不尽的是春色的语句,感叹不尽的是春色的奔放”,一连三句排比,就把小城春色烘托出来。写邦带海滩,“假如你是一叶小舟,我愿是那片海……”他更是一连四句排比:把其心与海相照,情与海相知的胸怀思绪,表露无遗。

          段落的排比同样频繁,譬如《小路依依情依依》,每段起首皆为 “故乡的小路……”,从梦想、脚印、藤蔓,一直延伸至全篇,表达人生中一种永难割舍的牵挂。在《醉在秋雨中》,几段“我爱秋雨,……”叠加兼排比,构成全文,营造了“百转千回“的意境。

         天峰利用这些修辞手法,其实是想寻求一种语言的节奏,语言的力度,语言的美感,以达致抒情之酣畅,意象之饱满。可以说,他达到了这个效果。你看,《爱象一杯苦咖啡》的开篇:“习惯了一个人的伤感、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习惯了一个在静静的坐在书房里喝着苦咖啡;淡淡的伤感、淡淡的孤单、淡淡的味道,加上淡淡的回忆,也许,这也是一种淡淡的幸福!” 富有诗意的语言,充满了万般感慨。可想而知,这杯咖啡有多苦,这种相思有多撕心裂肺。文中还有呢:“爱是一种感受,即使痛苦也会觉得甜蜜;爱是一种体会,即使心碎也会觉得幸福;爱是一种经历,即使破碎也会觉得美丽。”这种美美的文字,这种黏黏的爱意,这种苦苦的相思,却也满有哲理性呢。

          我不知作者是怎样炼出修辞的功力,却实在佩服其满篇皆是抑扬顿挫,字雕句琢的词语。随手抽取一篇,满眼的美景,满篇的诗意,都可朗朗上口,所以,他的散文最适合朗诵,也因此,他的作品也常常在电台或晚会上被朗诵。特别是那篇《淡淡的乡愁》,多次听到男女主播深情的朗诵,声声入耳,句句入心:“乡愁是一种説不清道不明的感动,乡愁是记忆里最真的梦……乡愁,一首游子不朽的心灵之歌”,正所谓,淡淡的乡愁,浓浓的乡情,永远的情结心难解。

         确切地说,天峰的许多散文篇什,更像是一首首散文诗。比如,翻开《秋的思絮》这篇,起笔就是“迎着秋晨一缕阳光的和煦,我默默在温婉的时光中,心怀如秋水般潋滟无尘,在音乐的旋律中,慢慢梳理着那些被时光遗落的音符,在一杯香茗的暖意中,安享一份静谧与安然……”,你说这是散文还是诗?他的许多散文,其实就是散文的描述,诗意的呈现。他以诗的语言,诗的意象,诗的节奏,诗的篇幅,抒发着生活的理念,生命的意义。

         追求文字的纯美,爱用诗的语言去写散文的天峰,即便写及硬邦邦的军旅生涯,也仍然充满诗意:“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军人是写在大地上的和煦春风;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军人是写在梦中的甜蜜笑靥;当边关燃起烽火的时候,军人是写在战火硝烟中的热血诗行……”。描述自己驾驶战机翱翔蓝天,他也是用诗行去表达一种自豪:“雄鹰翱翔在自己的苍穹,鱼儿破浪在自己的海面,骏马奔驰在自己的草原,就让它载着我年轻飞扬的梦,载着对事业的执着,在蔚蓝的天空中尽情的翱翔吧!” 对万里云天情有独钟的天峰,对自然美景也总是抑制不住地赞美,直抒情怀。

         他的抒情,充满着激情,那是一种生命激情。当然,他的抒情更多的时候是注满柔情——晚霞,会被他看成伫立倒影的少女;而忘却忧愁烦恼的大海,也会被他看作久别的恋人,去喃喃诉说。天峰那种密集的抒情字句,那种充满诱惑的柔情蜜意,与他的军人气质着实反差很大。

         天峰的外表是典型的刚毅豪迈的军人形象,有着坚韧爽快的军人气质,但我真没想到,其内心却是那么地温柔细腻,颇具典型的文人品格。所以他的作品,处处显示着内心的丰富细腻,如大海那样,波涛汹涌,如蓝天那样,变化无穷,如溪水那样,一往情深。见了一朵云,一棵树,一湖水,一束花,他都会张开心灵想象的翅膀,打开情感抒发的闸门。一场雨,他也可以生发出万般感慨:“有多少花落满地,有多少生命在坦言”。

         读者一定会发现,天峰的抒情字句,虽有对故乡的眷念,对亲人的眷念,但更突出的却是对恋人的眷念。“我的相思是那月儿的飞升,我的相思是那云儿的飘舞,我的思念是那一泻千里儿快乐的娇啧……”,思念远方的爱人,思念心中的恋人,是他散文写作的一个重要元素。“再美的生活,如若没有相思也是遗憾;再美的风景,如若不能与你共赏也是枉然”。他虽年近六旬,但情感抒发之浓烈,绝不输于青春勃发的年轻人。他的许多篇章,就是一篇篇情书,一首首情诗,“写满了对你悠悠的情思,写满了对你深深的牵念,写满了对你痴痴的等待,写满了对你苦苦的守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用文字取暖”,以书写传情,献给他心中的爱人,献给他生命中寻找的“那一颗灿烂的星星”。

         与扬朔散文有所不同的是,天峰散文的内容不是特别强调人生大志,家国情怀,而是注重日常小景,个人情感。这一点,又似乎与朱自清、周作人散文的关注身边小事及个人心灵略有点相似。只是,朱、周以彻悟人生,淡然自若的文笔去表达,而天峰更爱用浓烈的文字,精美的画面去渲染。

         天峰的作品,可以説,无景不成篇,无情不成句。他总是以景物切入,当然,其景物也比较简单而普遍,无非就是春夏秋冬,花树雁蝶,雨雾云海,日月山川。但情却很浓,老屋前的枣树,庭院中的红枫,陋室里的香茗,他都会看到或想到“雪花的美丽,飞花的多彩,泪花的凄美”之类的情思。他描写得景物虽简单,但想象的空间却较开阔,军旅生涯,慈母身影,老屋旧物,恋人情爱,相思苦乐,皆与眼前的景物构成一段人生画面。

         若与秦牧、余秋雨那类很有叙述性的散文相比,天峰散文的叙述力还是比较弱,几乎没有什么叙述性的内容,很少勾勒具体的事与物,只是给你一个美美的画面,一股浓浓的情绪。比如那几篇写母亲的纳鞋,母亲的纺纱,母亲的推磨,本来也会有故事性,有可叙述的内容的,但天峰偏偏不是写纳鞋、纺纱或推磨中发生了什么故事,而是将纳鞋动作,纺纱身影,推磨神情,定格在一个记忆的画面中,用诗的语言,诗的意象,串联母亲的人生片段,寄寓作者感念慈母之恩的心境。再比如写游访古城边塞,江南水镇,本来也该有故事发生,但作者的镜头只对准景点来个大特写并略加解说,便晃过了人们期待的人物相遇点什么,见识点什么,有具体独特情景细节之类的鲜闻趣事。

         所以,天峰的许多篇章,都不在乎叙述一件心事故事,更在乎表露一种心绪心境。有得意之时的心境,也有失意之后的心境;有欢娱的心境,也有惆怅莫名的心境;有怀念的心境,也有彻悟释然的心境。因此,读他的作品,你可能记不清他每篇的具体内容,具体细节,但却可以留下一幅幅美的画面,一段段美的情景。特别是留下了作者那缠绵多情,自斟自饮,带着微微的醉意,淡淡的忧愁,追梦人生的身影。

         天峰不愧是个多情的公子,浓浓的亲情,醇醇的友情,念念的乡情,都那么醉人。当然,还有那甜甜的爱情,不仅醉人,更是撩人。

         我们姑且把这本散文集,视为作者漫漫人生长篇中的小引子,那里只铺撒了作者的一些人生碎片,碎片中闪烁着作者的精神独白,至于后面延伸的故事,即作者的人生轨迹,人生梦想,红尘离别,尽在不言中。

         我们阅读这本书,姑且也把它看作为自己品味人生的餐前酒,开开胃,暖暖心。借助作者轻盈温润情浓的文字,去遐想,去享受自己的心灵之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