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49章 双庆喜宴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11-05 11:38:52  浏览次数:134
分享到:

雪元所带的电子元件产品质量上乘,非常顺利地通过了无线电厂质检部的检验。质量好,又有胡台长的鼎力推荐,因此苏厂长点头,与茆河电子元件厂签下了供销合同。苏厂长瞅着这位身材不怎么魁梧,然而浓眉大眼里闪烁着炯炯有神目光的农村小伙子,语重心长地嘱咐:“年轻人,你们产品不错,可是还得再接再厉争取迈上新台阶。回去告诉你们厂长,产品的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必须盯牢质量关。只要产品精益求精,质量过硬了,你们厂的电子元件我们才会照单全收。”

“谢谢苏厂长,小徐牢牢记住了。”

“好的,期望我们两家企业合作顺畅,永远愉快。”苏厂长含蓄地谆谆告诫。

而后,雪元又去了东吴市电视机厂,电视机厂李厂长召来了厂技术部长,检验通过了茆河厂的样品。之后,电视机厂给茆河厂提出了产品更新换代的建议:“小徐啊,未来几年,电视机将陆续走进千家万户,随着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产品的要求会日益挑剔,因此产品性能、质量尤为重要。所以,不断发展新产品,不断提升产品质量,生产厂家的前途才会无限光明。”

是啊,现阶段元件厂的产品已有东吴无线电厂照单全收,元件厂生存暂时没有后顾之忧。然而,从发展的角度看,提升创新产品才是长久之计。回去后马上向厂领导汇报。告诉领导,东吴电视机厂很欢迎元件厂的技术骨干去电视机厂去开开眼界,还愿意为提升茆河厂专业人员的技术水准给予帮助。

成功地打开了元件厂产品的销路,工厂消除了发展路上的隐忧,茆河电子元件厂由此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风正帆顺,由于茆河厂的技术力量不断地获得东吴电视机厂无私支持,茆河厂的电子元件产品升级同样获得了相当的成功。一段时间里,茆河电子元件厂供销两旺,发展势头越来越迅猛。一花引得百花开,茆河电子元件厂的发展壮大的生动实例,真实又形象生动地动员和带动了茆河公社的社队办企业,一时间,茆河的社队办企业犹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起来。

又莅冬至。这一年,阿文迎来了两桩大喜事:一是自己六十大寿,步入天顺之年了,往后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顺畅,越来越好;二是和巧林红宝石婚了,夫妻牵手40年,风雨同舟,越来越觉得两个人手拉着手一直走下去是那么的幸福美好。

“老爸,我们姐弟仨商量为你庆祝六十大寿,同时庆祝你和老妈的红宝石婚。”金囡回娘家来,代表仨子女与老爸老妈说,“所以,我们姐弟仨决定在冬至日举办双庆喜宴,遍请徐家亲朋好友。”

为了双庆喜宴,老夫妻俩与仨子女的夫妻,商量了举办双庆喜宴的相关事宜。

巧林老爸徐二宝八十多岁了,行动不方便,孙子小天在冬至前一天摇船送爷爷奶奶来到了丁湾。不过,老道士坚持不在丁湾过夜,一放下晚饭碗筷就吵吵着回肖塘:“小天,送我们老俩口回家。”

“噢,知道了。”小天还在吃饭呢,爷爷这么一吵吵,连忙放下饭碗走了过来,“爷爷,你不是答应姑姑住上几天吗?”

“六十不借债,七十不过夜。我八十好几了,一觉睡下去还知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回去安心。”

老道士颤颤巍巍地想站起身,可是几经努力站不起来。小天连忙用力扶住爷爷,老道士唉地叹了口气,眼眶里顿时溢满了浑浊的泪水。

“爸,谁惹您生气了?”看见老爸掉眼泪了,巧林着急得眼眶也湿润了。

“不是的,小妹,老爸是舍不得离去才掉眼泪的。”

“那你放心住下呗。”

“我是好想住上几天,可是,你看我的身子——站都站不起来了呀,今天和你说话,明天可能听不见你哭喊咯!”

“瞎说。”

“小妹,当初老爸势利,害你受苦了。阿文不错,二头、三子都很优秀,一代更比一代强,我高兴呢!”老道士喘息着,泪眼搭档鼻涕滴滴答答流进了嘴巴里,“小天,搀我回去吧,老爸不能住了。”

“尽瞎说。”巧林撩起围裙给老爸擦拭眼泪鼻涕,“阿爸,你就住下吧。”

“不能了,”老道士指向屋外头,“小天,走吧。再不走,会走不了了。”

“阿爸阿妈,那过几天我和阿文过去看你们二老。”

“哦。”老道士转头瞥一眼站在另一边的阿文:“阿文哪……”

“阿爸,阿文在呢。”

喊过一声阿文,老道士哽咽了,说不下去了,浑浊的泪水滴滴答答溢出眼眶,注满了一脸的沟沟壑壑。

“阿爸,你放心,我们家的生活会越过越好的。”阿文也扶住老道士,注意到老丈人气喘吁吁,因而又说,“我说,您还是住下来吧。”

“妈,你劝劝爸,住下过夜吧,阿爸会听您的。”巧林想到了和老妈说话,让老妈劝老爸住下。

王秀秀也是泪水涟涟:“小妹,老爸老妈都很高兴,都想住下来。可是,老头子身子都这样了,还是回去放心。”

“外公,外婆,舅舅明天也会过来,你们就住下吧。”雪元劝说道。

雪明也说:“你们看,我们一大家子都希望你们二老住下来。”

“奶奶,你就在姑姑家住一夜,明天爸爸妈妈都会过来的。”小天倒很希望爷爷奶奶住下来。

“快回去吧,小妹一家兴兴旺旺,孩子又那么优秀有出息,我心里头高兴。”老道士拽拽身旁的孙子小天说,“小天,走吧,不能再磨磨蹭蹭了。”

小辈们都过来围着搀扶两位老人,再三的挽留。老道士执拗,阿文一家老少只好一起送俩老人上船,目送小天摇着小摇船回肖塘。

冬至当日,最早来到丁湾的是阿文的哥哥阿传一家人。阿传的俩儿子俩女儿也都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一大家子早早乘坐一条安装了农用柴油机的挂机船过来了。

叭叭叭的机器声惊动了正在家忙碌的阿文夫妻,他俩急忙去水栈,阿文惊讶地叫道:“哎哟,雪雨开着挂机船过来了,生产队同意的?”

阿传哈哈笑着说:“阿文,我们一大家子人都来了。这挂机船,队长特批的,说起来也是卖了你的面子哟。队长说:‘当年鬼子血洗陆家角,致使阿文流落他乡,他本来是寺泾人呀,应该照顾,况且去丁湾路太远了。不过,柴油钱得自掏腰包咯。’”

“哦,哪得好好谢谢队长。机械化真好,路那么远,我正担心孩子们晕船呢。”

挂机船停稳,巧林上前拉住小和搀着的小孙子,招呼说:“宝宝,小好婆抱一抱,可以不?和和姐,你们这么早过来,吵着孩子了吧?”

“哪有呀,是孩子们都高兴得睡不着了,一清早吵吵着要来小好婆家呢。巧林妹,又是几个月没见面,你又年轻了,气色那么好,正是心宽体胖哪!”

“小爷爷好,小好婆好!”阿传一家子陆续上岸,笑眯眯地与阿文、巧林打招呼,乐得阿文夫妻俩笑容可掬。

“雪风、雪雨,我们去厨房,给厨师傅做个下手。”阿传喊着俩儿子,也吩咐俩女婿。

男人们去了帮助厨房忙活,女人和孩子跟着小和、巧林去了客厅聊天。今天,雪元特意把他不久前才买的14吋黑白孔雀电视机摆放在了客厅里。巧林打开电视机,屏幕上刚好播放动画片《大闹天宫》。

“哇,孙悟空的水帘洞,有山有水,风景好好。”有女人啧啧赞赏,可是也有人不服气,“水帘洞,就是不如阳澄湖秀气么!”

孩子们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大张着嘴巴:“孙悟空真了不起,十万天兵天将都被打得落花流水。”

“我也要做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哧溜就到了丁湾,比挂机船更快。”

看着电视说着话,屋子里的大人小孩,人人又说又笑,个个兴高采烈。

天高气爽,亲朋好友都陆陆续续来到了丁湾。

金囡带领全家也老早到达了,正里里外外帮助忙活。

碧浦的徐巧金,与俩儿子骑着自行车队,嘀铃铃将车子停歇在场院一角。

苏根根夫妻俩和苏小仁夫妻俩,合坐一条小摇船,也将船泊在了水栈一侧。

雪元的徒弟陈苗苗一个人划着一条小划子也过来了。

左邻右舍由队长弟倌安排,在场院一角择菜,忙活。

阿文一家人进进出出招待亲友,忙碌着,说笑着。屋里屋外,一片欢声笑语。

站在客厅外头看电视的明霞,拽住了正往西房间走去的巧林:“奶奶,外头来了两个蓝眼睛的外国人。”

外国人?两个?难不成又是三年前的荷兰夫妻?他们又来丁湾采风了?巧林急忙扯上阿文往外跑。

“哎哟喂,真是的,怎么赶过来了?”

“哈!你们家这么热闹,娶媳妇?”荷兰哥一脸的疑惑不解。

“哪里呀,今天是我与林妹的红宝石婚。”阿文连忙解说道。

“咿呀,我们太有口福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来得太巧了!”荷兰哥高兴得仰着头直乐,然后问荷兰姐,“我们该送点什么呢?”

 “好机会呀,我们先赶紧录像。” 荷兰姐说着,打开背包架上摄像机,与阿文巧林说,“歌王歌后,我们开工,给你们的喜事拍摄个录像,好不好?”

“太好了,谢谢你们。”

荷兰夫妇开始为摄像忙碌。

这时候,隆隆的马达声由远而近,戈队长的小汽艇停在了水栈头。

“应小姐。”巧林连忙小跑着来到水栈,伸手拉住了小汽艇上应滢的双手,“想死你了。”

“林姐好,”应滢眉开眼笑,开心地说,“一别30多年,林姐,你还是那么好看,我也是天天想着你呀!”

“真的吗?”

“谁骗你?”

“那好,今后住玉水了吧?”

“嗯,退休了嘛。”

“那以后得常来丁湾。”阿文几乎和巧林几乎同时说道。

“嗯,一定的。”戈队长笑着点头,几乎也是和应滢一起说道。

阿文惋惜地说:“可惜路有点远。”

“从玉水坐公交到茆河,也很方便。”应滢说。

“可是,从茆河走到丁湾,路蛮远,蛮脚酸的。”

“无所谓,多走走对身体还有好处的。”

“要是茆河到丁湾也通上了公路,那多好。”巧林不无遗憾地说。

“噢,不会太久了,镇村之间都会通公路。”戈队长随着阿文夫妻走近客厅,看着客厅里正看电视的人们,信心满满地说,“听说过了吗?有伟人说:‘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改革开放了,我们国家的发展会越来越快,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美好。”

哗啦啦,屋里屋外顿时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哎哟,屋子里好热闹呀!”场外传来一声长长的赞叹。

“章医生,庞护士?”阿文巧林,戈队长应滢,几乎一同叫道。

“阿文,巧林,我们是不请自来,你们为啥这么惊讶啊?”

“不认识了呗?章医生,庞护士!”戈队长喊道。

“哈,是戈队长,天天想,不是做梦吧?”

戈队长和章医生,应滢和庞护士,紧紧地久久地拥抱在了一起。是啊,几十年了,老战友重逢,弹指一挥间!

“想不到我们会在阿文巧林家重逢!”庞护士转过身,又与巧林紧紧拥抱在一起。

“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呀?”巧林弄不明白章医生庞护士今天怎么会过来。

“我们去了应家潭村,有人与三子的徒弟是邻居喔!”

“噢——”

“山歌世家,名声在外啊!”章医生无比感叹,“阿文家办事,知道的人能够少吗?”

“是啊,老友重逢多欢庆哦!六亲聚会兴致高……”阿文情不自禁地又引吭高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