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疫情高温2002 1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11-05 13:58:06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笑罢,我手指头轻轻一点,通过微信把文发给了正在避暑地的家人,奇文共欣赏,笑话长精神,在这严峻时刻,亲人相互支持,抱团苦渡,才是根本。

稍会儿,嗒!家人发来一个人抱头大笑四下乱滚的动画,外带一则短文:多么的好呵!我们天天生活在凉爽之中。而现在的重庆天天42、3度,还被管控,天天排队做核酸云云。幽默,揶揄和自得,溢于字里行间。

我哭笑不得,也后悔不迭:当初,家人可曾是再三要我一起走的,无奈我自己强扭着留下了,看看眼下这状况,这架势,还能出小区,出沙区和出重庆城吗?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咎由自取,教训深刻啊!

没说的,明年夏天我一定推掉约稿,带上笔记本电脑,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准时和家人一起到千米之上的凉爽地, 怡情养性,润心修身,避暑去也!

接下来,虽然天天44度,热不可耐,度日如年,望眼欲穿,盼雨降温,不时发生的新闻和山火,却又紧紧吸引了我。

新闻选读1:国内某地某县城,在全县城并没有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情况下,公告全县城即日起静默三天(也就是管控和封控)演习,不打无准备之仗,防患于未然。命令之下,雷厉风行,全县闻风而动,百姓怨声载道,是非正错,任人评说。

新闻选读2:国内某著名旅游城市,突然紧急发布公告,要求人们佩戴N5型口罩出行和乘车,引起公众关注,一时议论纷纷。我也由此担心,倘若重庆市或沙区防疫办,某一天也突然公告,要求人们佩戴N5型口罩出行和乘车,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

不喜八卦的我,真的不知N5型口罩谓何物?再说了,家里又没有所谓的N5型口罩,如此,我就得作茧自缚,乖乖儿的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能去和不敢去?

新闻选读3:重庆主城区自8月24日起,辖区内一千一百万人,同时连做三天核酸。大约,这是继武汉封城,上海封控后,中国一线超大城市主城区全员核酸的又一壮举。

疫情高温之下,核酸,也就成了检验人们是不是新冠感染者的唯一法宝,因而它无所不在,凌厉出击,遍地生灵,皆可核酸。

有鱼虾送检的:渔民们出海打鱼回来,自己核酸后,再自觉拎上几条鱼虾。渔民用力掰开鱼虾们的嘴巴,让防疫医生的棉签,认真负责地在其嘴巴里左右搅搅,再郑重放在小玻璃瓶里,盖上瓶盖,分类陈放,送交检验。

有鸭子大白鹅送检的:其主人自然就比渔民费力多了。但见主人双目炯炯,气沉丹田,有力下蹲,趁其不备,一把就揪捏住了鸭鹅们长长的颈脖子,迫使它们张牙舞爪,肥身乱甩,嘎嘎嘎的狂叫,犹如立即上刀山下火海。那场面,轻松又沉重,搞笑且滑稽。

有各类蔬菜送检的:当然,比起鱼哇鸭哇鹅哇什么的,菜们就听话多了,老老实实,安安静静,有条不紊,接受着防疫医生的核酸……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