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91)悉尼的人情味儿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2-11-09 16:30:09  浏览次数:91
分享到:

悉尼的华人从八九十年代三十多万人,到现在近六十万,变化还是很大的,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有些喜欢的不得了,有些感到沒意思,有些人出于生活必须每天面临打几分工,以解生活之需!小任是学英语的,来到澳洲大地还是有用武之地的,小伙子长得潇洒英气十足,他后来跟我讲,"我的老哥哥呀!我们家就是《闯关东》的前身那!"

任老弟的妈妈向《闯关东》长篇连续剧一样,都是生了十孩子,任老弟就是他妈生的第十个儿子。如今闯到澳洲的任成是撂下爬了就是扫帚,为了留在澳洲就得玩真的,敢玩命,加上小伙子一表人才,英语顶瓜瓜!你说有什么干不成吧!

 我在悉尼唐人街最开始认识的朋友中任老弟也是最老的一个。比他早的香港移民来了老方,老方那个时候是开了个《东方画店》,老方是个地道的香港人。据他跟我说:"1958年,他独自从海里潜水到香港。"摇身一变就变成了香港人。嗯,在香港赚钱还是比较快,所以说老方很快就赚了很多钱于七六年就移民到了悉尼。我们呢九六年才来,所以说比他晚了20多年。也就是说也是个老大哥了,老方是个五短身材,长了个标准的广东人长相,说话有点结巴,但是挺牛逼!

我家开店与老方是隔壁,所以大伙儿有事儿呢,能够互相照应,每次我们回去两次三次到中国去进货呀,去香港进货呀,都要有人带我们看管,这会儿老发凉老方两口人呢,老方就把看店这件事儿给我们担起来了,因为我们也特别相信他们!

当然老方帮你买房了呢,他在背后也悄悄地拿了10,000块钱的好处嗯唐人这件事儿,我们也同意。谁让他是哥们呢,然后呢再坐下来好好的大吃大喝的弄一顿解解,恨嗯一节心头之恨吧。老方,我们除了在市面上大伙一起搞一些活动,成立了太极联谊会嗯老方的本事挺大的太晚,中国国内顶级的武术大腕弄过来挺多这样的带这中间嗯有中国武术家协会呢,牛胜先师傅因为这件事而后来牛舌老方我们俩都卖了牛师傅为师傅你又又去泊头用力我自己师傅呢,因为我们分别安排了道明,因为牛师傅是道家出到家他的老爹妞,金宝是正宗的到我家人。

在个人的本事方面,我是这么看的,关健是那个男人在外面能够一个人说了算,不受家里妻子的左右,往往这个人在外面就能够干一些大事,因为没有人干忧老方,恰恰就是这样,老方的太太非常听从老方的话,基本上指哪儿打哪儿。老方太太画了一手油画,尤其画一手好船,他画那个油画,专画傍晚的水手在晚霞用力划船的那个场景,她每天都可以画几张船.。太太画的船,方先生卖过一万多条。而且每条船都卖一千澳币左右,可以想象,他家还藏着个大摇钱树呢!方太他爸爸在香港重庆大厦都是开画店的。后来就把画店转给了方荣。然后有老方带到澳洲悉尼,恰巧在我隔壁开东方红旗画店。我们是一对好邻居,不过老方这个小子确实贼,有一次我和夫人俩回国有急事要去办理进货呀,参加展销订货会,老方就高高兴兴地过来大大方方的承诺什么都可以交给他,他来给我们办,"你们只管放心,我们肯定会把你的事情都办好。"所以说呢,我们那天决定租一个大铺面,这个房子也是在位于悉尼的乔治大街上180号,这个房子地面面积正好是180平方米,而且定的租金也很便宜,一个礼拜3000块钱,我们委托老方给我们签那个合同,老方在签合同的时候又跟人家坎了下来三分之一的价格,每周又减了一千澳币。于是这个房子呢就变成2000块钱。老方一看机会来了,就以自己的名字签下了合同,同时,悄悄地就把我们给甩了!我们回来后那个霓虹灯本来是写的荣宝堂,可是悄悄地就变成去掉一个字:叫《荣宝斋》了。这就变成了他的第二个画店。

"你们在右边营业,我在左边。"老方沉着脸嘟哝着。其实是这个老家伙把店铺好的地方都占好了,然后让我们在靠右侧一面。"老方,你自己在这吧,我们不和你一起用一个店!"我太太给老方放下一句话,我俩儿决定进悉尼唐人街。

     老方现在这种做法,比起刚开始对我们的态度来说,我们感觉到有了很大变化,也很明显地显示出了他的自私。不过你就是自私也不能过分显露了吧?可是他在这方面呢一点也不隐瞒自己了,好像有了很重要的利益的人们就开始变了骨头!我们后来把店搬到了唐人街15号高奔街.。这是一个有着四百多平米,上下两层一个大店.。这个大店原来 是玩坐禅的,不知道怎么转这个钱!这个大店,从旁边的门上去上面有两百多平米,下面有一百多平米,里边儿库房还有几十平米,加在一起大概有400来平米。这个大店要是用起来那的确是够用了,于是我太太芙蓉就展开了大的行动,一年时间从国内就发来了三十多个集装箱。每一个集装箱二十多吨,每个集装箱里面有五六百箱书。就是我、小任、还有小倪、还有那个老孟啊,有时候也把那个沈阳叫李孟州他们叫来帮着我们一起卸车。集装箱车停在马路边上让康叟赶来赶去!我们就早上很早是5:00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往马路边上摆好了一个凳子等着大集装箱到来。

   说实话,那个装书的大箱子真是够劲儿!说实话大伙搬完两个箱子后就坐在那儿呼哧呼哧喘大气,然后我给每个人一瓶水,真是不好过呀,搬你的箱子过来呀!小倪过来说:"大哥啊,怎么样啊,你的小身体可以吗?"我说:"会有什么不可以的?"都得

干那?!你说你不干谁干!说实话那时候来到悉尼在唐人街上做生意连招工都不会招,也不知道怎么找啊!只能是找点熟人。找几个哥们儿,然后每个人发个几十块钱,然后再搓一顿。喝得醉醺醺!说实话,我和太太进了很多货,有唐山的各种陶瓷,有1.5米高1.8米高的大彩瓶!也有各种各样工艺品!还有通过西安的同学从陕西那个博物馆的复制厂运来了二十来万的青铜器。还从北京中图搞了很多锦缎花瓶,一个花瓶当时的进货价格就5000人民币!这些好东西啊,全让那些个中东人给偷走了!基本上没收什么钱。卖的全是破破烂烂,还好闯出一条小路!除了卖那些磁带歌曲,好卖之外,我们还进了很多的CD,VCD、 DVD这些东西可挡 枪了,利润又厚!我们卸车的时候,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啊,哇哇哇哇哇哇山响!但是我们也不管它,接下来的几天客户们全来买东西,顾客们都挤得满满的,那时候我们心里还算是充满了喜悦,感觉得到了一些欣慰,终于在唐人街有各种磁带,那时候最好卖的还是邓丽君的情歌啊,也有刘德华的笨小孩之类的,都特别好卖逐渐能摸索出来卖什么东西利润大,好卖又不积压!而且呢又比较容易保存容易运输,这个时候荣宝堂那个店呢也需要搞一些字画什么的古董、好的工艺品等。

为了更充分的了解澳洲,我是一面做生意一面交朋友,在一次看一个买卖时我们认识了前面几次提到过的史清柱史老师。史老师身材高大,十足的东北大汉。

    史先生那时候在中国的第二轻工业局任专家组组长到南海瓦努阿图、斐济、巴步亚新几内亚等南太平洋岛国,这些个南海岛国的城市,作为国家专家组的人去考察去帮助那些位于南海边缘的国家。"走,首先去捉鳗鱼!"这一天晴空万里天气没有一丝风,热的人们个个拿着小帽子做扇子扇着自己。在克拉维丽海边和海边的角落,睡满了游泳的男男女女,我们从哪儿过去的时候要一步一步的迈过每一个人,迈过很多人才能到达克拉维丽海角的石头边上。鳗鱼就隐藏在石头缝里。有时候有些海水里藏着很多鳗鱼。我们放一些里面一些鱼贯鱼罐头沙丁鱼的罐头,然后用那个小钓勾勾一小捆游鱼,一会一条大鳗鱼就中了勾,鳗鱼卷动身体,还张牙舞爪地想咬人呢!你看那条被钓到的鳗鱼那股劲儿,没有人能比得上它!他更有力气了,?史老师说:"注意!注意!别让那家伙咬了手!那个大鳗鱼咬了手,那可是不撒嘴!非常厉害!"我太太还有女儿多多,我们大伙在那儿钓到有半桶鳗鱼。史老师还说:"他在10年前在这儿摸了很多鲍鱼还有大龙虾!"老头说的眉飞色舞!一看那种高兴劲儿,一般人都没有过看着他那古铜色的皮肤,这个老头就健康的不得了!那时候我也是刚来澳洲不久,40多岁,身体健康程度跟老头比差远了!科拉维尼远方的大风大浪和蓝色的大海,我感慨万千,是啊,是史老师帮我们带到那个美丽的地方,在这个克拉维丽,我钓到了一条创纪录的二十多公斤的大苏眉!那个时候帮我钓到那个大苏眉的正好哥们儿王建华还有史老师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当我钓到大鱼的一瞬间,建华就过来用钩子帮着我,我顺势把苏眉用雨衣包裹起来,转身拎着桶就跑到车上去!光是一个苏眉鱼头,我们就有20个人吃。鱼头好吃多了比身上的肉好吃多了,据说他的胶原蛋白是任何鱼都不可比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